嗨呀

[温剑+赤剑]月明

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前景是温剑在一起但是剑剑激情发现温根本就不珍惜他,然后经过一系列狗血后回了东瀛老家和菌丝一起工作……

但是悄咪咪的说,附加温赤情节也有的,温单方面爱调戏赤,但是不是cp情,更类似于玩,有趣。关于前景到底多狗血呢,还包括了空剑,空网,网空,空网剑,真的很混乱……不过这里都没有说的这些,只有温剑赤剑。

但是,狗血不适应的菇凉们别进来了。

结局是赤剑在一起了。

———————————————————————

神蛊温皇最近经常可以看见FB里面剑无极发的各种状态,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加班,抱着咖啡又或者感慨某某屋的团子味道不够了。

哦,看来赤羽大人把他照顾的不错。神蛊温皇心想,然后继续滑动指尖刷着屏幕。

神蛊温皇看得出来,剑无极在赤羽的家里面,至于为什么知道?他当初为了寻求刺激可没少去烦赤羽信之介。

剑无极工作的时候的笔,喝咖啡的杯子,无一例外都是赤羽信之介爱的风格。

神蛊温皇不会否认自己当初是有点喜欢赤羽信之介的,但是论爱情或许谈不上——他更喜欢惹怒赤羽信之介,然后看他生气愤怒的样子。毕竟他开局,总是赤羽信之介去接。

人嘛,太无聊的时候就会寻找合适的玩伴,不对吗?

那个时候剑无极穿着学生制服,蹦蹦跳跳的,挂着张扬自信的笑容进了他的办公室。

彼时,神蛊温皇教授看都懒得看他投来的文章:出去。

穿着制服的少年很不高兴地,开了一副怪里怪气的正是神蛊温皇最厌恶的腔调:喂~诶!你是谁呀能够看都不看?本天才少年人气很高的!

神蛊温皇冷漠地看了他一样,纯黑的眼瞳隐约变化成了白灰色的样子:嗯?

之后剑无极腿骨折的事情在学校里面闹的沸沸扬扬的,甚至于还有人在校网上刷剑无极和神蛊温皇的cp感,闹的连默苍离都忍不住在四智微信讨论组里面发了一个[震惊]的表情包,表情包还是出自于他的大徒弟上官鸿信。

最近回忆剑无极的时间有点多了,神蛊温皇关掉了FB的页面,又重新打开了另外一个页面,购票。

对于赤羽家,神蛊温皇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但是他并没有去,而且转道去了附近的一家温泉旅馆。

这一天晚上的月亮挺圆,白白亮亮,多么可爱。

神蛊温皇穿着浴衣,举着单反,对着这月亮拍了一张。

剑无极最近感觉不太好,工作上的小错跟蜂窝一样,密密麻麻。连带着他熬夜改工的后果是他的头发掉了不少,最近地板上的蓝头发发量明显增多。

剑无极,怎么了?赤羽信之介给他温了一杯鲜牛奶,说,你这几天好好休息吧,我已经给你请了几天的假期。

剑无极想了想,决定听赤羽信之介的建议,他这几天心莫名刺痛,跳动的快的就像看见了神蛊温皇一样……

剑无极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浑圆白亮的大月亮,盖上了被子。

一夜的梦混乱慌张,一时是自己初遇神蛊温皇,一时又是一段时间的甜腻爱情,一时又是撞见他亲吻黑暗里的他人的不可置信,然后定格在了分手时神蛊温皇的一句:嗯?又好像看见了自己被刀起刀落,死的利落。

神蛊温皇是他曾经的恋人,他是神蛊温皇手上的鹅,会被神蛊温皇拔毛斩死,然后在嘎吱嘎吱咬骨头的声音下被就血吃下。

梦醒时分,一身冷汗,却只是凌晨三点。剑无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脏可以跳跃的这样快,他喝光了剩下的一点牛奶。因为最近降温的厉害,牛奶已经冷的不行。

冷冰的牛奶反而促进了剑无极的睡意,他迷蒙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了一眼迷茫的月色,又重新归于睡眠。

第二天剑无极一觉睡醒,感觉自己重获新生一样,又恢复了活力。

神蛊温皇在飞机上,补觉。

剑无极在被窝里刷FB的时候脸色苍白。

神蛊温皇发了FB。

蓝色飞蛾的头像明晃晃的扎着剑无极的眼睛和心,当初他一个置气不愿意直接删了神蛊温皇就是个错误——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多么的惊恐。

神蛊温皇发了一张照片,很普通的,山间的月亮,但是不对的是右下角出现的屋顶、照片里面出现的凭栏。

那分明是赤羽家附近的一处温泉旅馆!

神蛊温皇竟然来过,而他不知道,他也没去找他甚至让他知道!

被攥紧的心痛感瞬间弥漫开来,然后扩散到胃部。

剑无极蜷了起来,手机被挥到了地上,挥到了正端着牛奶进来的赤羽信之介的脚边。

剑无极!赤羽放下牛奶抱住了剑无极。

剑无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膛起伏的剧烈,眼眶通红,眼睛湿润。剑无极努力的睁大眼睛,然后过了一会又红了。

赤羽信之介拍着裹着被子的剑无极,最后躺下来抱着剑无极一起,摸着剑无极被汗水浸湿了得蓝色头发。

两个人一夜无眠。

剑无极颤抖的厉害,难受的很,看不见赤羽信之介眼里的爱惜。

其实他是故意让剑无极看见的,若不这样,剑无极怎么心死——所以他让小空哄了剑无极过去,碰巧地看见神蛊温皇把他压在了墙角一隅。

赤羽信之介自信他可以把剑无极照顾的更好。

感受着手掌下的骨头硌手的感觉,赤羽信之介默默地计划着什么时候带他多看看他所生活的地方。

忘记一个人,就要先记住自己的生活里已经没了那个人。时间会慢慢的让剑无极淡化,而自己会让剑无极重新记住,记住一辈子。

书房里面各式各样的颜料摆的满满当当的,调色盘脏兮兮的像滚了泥坑的猴子。

神蛊温皇不知道画了多少张画,每一张都是皎洁的月色之下,剑无极穿着黑灰竖纹的浴衣赏月或是吃团子或是微笑哭泣的画。

每幅画的背面都用歪扭的日语写着:月が绮丽ですね。

神蛊温皇把他们锁了起来,连同那张月色的照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神蛊温皇已经不再待在学校,久到妖孽驻颜的神蛊温皇也开始生了斑驳白发,眼尾的皱纹开始抑制不住。

赤羽信之介和剑无极回来了。

两个人相遇的时候,剑无极看了他一眼,然后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嗯,不疼了。再见,神蛊温皇。

赤羽正在前方等着他,手里拿着他当初在学校里面最爱的秘制糯米糍。

剑无极扬起了一个灿烂自信的笑容,一如神蛊温皇初见少年。

蓝白羽扇轻摇:哈,剑无极,再见。

再见再见,再也不见。

[温剑]略略略!

每段都不一样的时间空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1.温剑

  温以指触其后,剑恶语:“常言有犬成精耶,左右莫不如你!”温闻,但笑不语,指间其触愈发劲,又以左手触剑为尼龙绳索缚两股间昂者,剑不觉昂首。

  温笑言,“今汝于吾卧榻之上,可欣喜乎?又作巫山之事取悦于吾,汝又可满足乎?”剑以其势为温掌,呜呜然声不绝如缕,遂啮唇,不愿下视也。

……

   视个大头鬼啊!剑无极立马扔了手上那玩意,安慰自己瑟瑟发抖的小心灵。

   温皇摇着扇子倚着褥子,怎么一个闲字了得“怎么,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我说神蛊温皇啊,你老了就少看这些不健康的东西,不然怎么养生呢?”

   “剑无极,吾不介意今晚与你好好讨论养♂生之道。”

2.瓜

   自从剑无极正大光明的住进了还珠楼后,神蛊温皇正大光明的把所有的厨房活都交给了剑无极,虽然在吃到剑无极的饭之后神蛊温皇勒令剑无极禁止掌勺,但是神蛊温皇觉得切瓜剑无极总该会。

   时间一长,剑无极切瓜的手法老练而富有艺术感。

   剑无极在切蜜瓜的时候,是一定要先切一块带了蒂的皮再从中间剖开的,切块是都不着急,然后再掏了瓤,冲干净没刮干净的瓜籽,再拿先切好了的瓜皮擦一下刀刃再把一个瓜切成几瓣新月似的,再熟练的把刀刃卡在白色瓤一半左右的位置,“刺溜——”一瓣瓜瓤就被完整的切了下来。

  瓜是一定要留点白瓤的,不然太甜,容易腻。

  切块摆盘,再插上小签子,齐活!

3.妹妹

  作为宅男大军一员的剑无极也同样希望自己有一个妹妹,甚至有时候希望可以捡到一个天降系妹妹也不错。

  上天是眷顾好人的,剑无极成功地在某一次买菜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小姑娘。

  这一天是风和日丽的,恰到好处的28度,恰到好处的风,恰到好处的……妹妹。

  虽然这个妹妹,越长越大就算了,喉结也越来越大,腿毛开始有超过自己的趋势,小唧唧也……

  为什么妹妹会有小唧唧?!!

放心吧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神蛊温皇拿过剑无极精心准备的LOLITA小裙子在他身上比了比,十分满足的给剑无极换上。至于挣扎,说得好像他挣扎的过神蛊温皇一样。

  至于那应该编辫子的一根蕾丝边的细长缎带,神蛊温皇想都没想就拿来绑剑无极的手腕。

  “兄长大人别乱动……乖。”神蛊温皇哑着嗓子低语。

  “噫呜呜噫噫噫!!”试图吐出口枷球挣扎的剑剑。这不是我妹妹!

  对于明显在一厢情愿怀念过去的剑剑,神蛊温皇表示是时候让他看清楚现实了。

4.鬼要睡你!

  神蛊温皇最近见了鬼了。

  字面意思。

  毕竟都二十一世纪了,很难相信的,对不对?但是神蛊温皇是谁?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搞不好还会笑的变——态。

   被富有科研精神的神蛊温皇硬生生搞出了实体,白天被他欺晚上被迫骑的鬼先生剑无极表示控诉。

   据说是这样的,他作为帅气的一只鬼,本来忘却记忆四处漂泊就很不容易了,辛辛苦苦找到一个可以让他保持状态的地方,还要被一个人类压榨,他不要面子的哦,说出去怕不是被笑死!

   神蛊温皇“哦”了一声,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合上了手里的包装古朴的书本。

  “睡觉吧。”

   剑无极好不容易进入了状态,然后神蛊温皇干脆的安详闭眼。

  “我要睡觉,不是睡你。”

   剑无极忿忿,奈何被绑起来了。

   过了一会,剑无极又被神蛊温皇撩拨的全身燥热。于是剑无极嘟嘟囔囔地往被子里面滚了滚[床是一边靠墙,剑剑在里面]。

  “鬼要睡你啦!小爷要睡觉!”

  “你不就是鬼?”

  “神蛊温皇——!唔!”

———————————————————————

剑无极的腰:今天主人也扔掉了我,唉。

[北竞王×润玉]红线

这是一个写来自嗨的拉郎 😂😂😂

私设润玉写完罪己诏之后决定四处趴趴走然后因缘巧合被时空乱流这种带到了苗疆然后认识了小王这样……

———————————————————————

北竞王府来了一位新客人,是在自家小花园里面捡到的,这位客人一身月白长袍破破烂烂,沾染了血污和泥土的污渍,头发蓬乱不堪。

苗疆的四季向来是不大分明的,四季都是趋向于秋冬,炎炎夏日也很难真切的体会到热。对于苗疆来说,这差不多十月份的天气已经颇有些冻人。

姚金池在小厨房里面给那位受伤的可怜人炖着枸杞黑鱼汤,那位可怜人一身伤疤,又不知从何处坠入王府……那人甫醒转不久,该喝些热汤,黑鱼可以辅助调养。

小灶上的鱼汤热滚,姚金池去拾缀北竞王晚上需得熬煮的药材,远远的又听见两个看炉子的侍女窃窃私语。

“那位公子生的极好,皎月谪仙的面貌全然不比咱们王爷差,只是身上一身伤疤,肩胛更不知道叫哪个人害的……”

“哇,伤害他的那人当真心狠。”

旭凤回转魔界将魔尊之位禅与鎏英,一只凤又慢慢地挪,太巳仙人却是突兀出现。

“殿下,前天帝已亡……”

“亡”字像水蛭,钻进了旭凤的肺腑,吸去了他的血,旭凤直觉大脑晕眩。

“你再说一遍。”

天机道盘,因果轮转。红尘三千,自有天意。

缘机仙子向来对政权什么的没想法,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小仙,再和丹朱一起吐槽凡人的命数,八卦这万千众生的红线、姻缘。

只是润玉生的这般如玉,心肠虽然不好评论,缘机仙子仍然动了恻隐心思,寻了丹朱想找法子测测润玉的下落。

“竟是……已经不存于众界之中。”

润玉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旁边的女侍莺歌立即帮他扶了扶身上的狐裘大氅。

“公子,可要回转?”

“奴婢见过北竞王。”

“咳咳,你且下去,小王同润玉公子有话要说。”

“是。”

润玉与北竞王目光相对,润玉自觉不妥,率先开口,“在下润玉,多谢北竞王相救之恩。”

在这里多日,皮肉伤靠着自愈好了七七八八,只是五脏内府伤的重,救下锦觅时耗费的心血造下的后遗症也是顿生,全靠这位王爷相救。

不过润玉也同样知道,这里恐怕并不属于自己认知里的任何一界,甚至可能……是另一个世界。

北竞王状似无谓的轻轻一摆手,看他的目光颇有探究的意味。

自幼时经历了那场宫廷风云以来,北竞王就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更知道自己必须学会自保。

波诡云谲的茫茫浓雾,若自己不能保护自己,北竞王将无一残骸。

装作体弱多病,不好习武的北竞王,温温和和礼数周全的北竞王。

润玉让北竞王感到了同病相怜的意味。

润玉是聪明人,北竞王也是。

“不知小王可否有这个面子,留贵客于此。”

“润玉为王爷所救,本当报答。”何况自己现下……无处可去,天界,人界,魔界,花界……何处容得下吾?天大地大,容不下他润玉。

他曾爱过,是徒劳。
他曾付真心,是无功。

有的时候润玉会想,吃陨丹的人该是他。本就注定孤独一人,何必伤悲?

北竞王瞧着润玉眼里溢出又被收回的悲伤和忧郁,觉得趣味,又感自己或可收好友。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北竞王突如其来剧烈的咳嗽吸引了润玉的注意力,忙起身为北竞王顺理气息。

同时,一丝真气灌入北竞王的身体。

润玉的眼神登时显杀。

经脉顺畅,分明是……无病之人!

润玉扶着北竞王,黑发垂下正巧挡住了两人的脸,润玉只见北竞王略略抬头,一张俊俏面目露出了狐狸似的假笑。

“客人试探于小王,可还满意?”

“只是这样一来,客人要多陪小王喽……咳咳咳……”

姚金池正端了汤药,便听见北竞王的咳嗽声,于是将药示意另一女侍端着给润玉,自己去给北竞王裹紧了披风。

“外头风寒,王爷随金池入内吧。”

北竞王由得她扶起了身,末了又回首邀请润玉:“润玉公子晚上可愿同小王夜谈呢。”

“王爷相邀,润玉自不负好意。”

———————————————————————

嗝,完了,假如有后续,肯定是夜谈,加上日日夜夜的相互试探,然后呢两个人惺惺相惜,最后顺理成章滚上床铺x[闭嘴吧你]

[剑温]起风了

A剑O温,小温性转成了温姐,不接受可以自退
透明写手也是要求生的。
不喜自退啊!!!!!!!

———————————————————————

剑无极一万次的想过,自己会标记一个很和顺的Omega妻子,孕育一位可爱的小公主或者是调皮的小王子,但是万万没想过“天意弄人”四个字。

彼时的剑无极初入职场,原本是为了追逐高中时代惊鸿一瞥的学生会副会长,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老板这么麻烦。

老板叫神蛊温皇,性别女,爱好懒,一般新入神蛊企业的人很难认为神蛊温皇是大老板。

毕竟办公室里面长期坐着的,不是副总酆都月就是老板的大千金凤蝶。

那个时候,剑无极经常去“骚扰”凤蝶。

回想那段时间,剑无极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勇气,敢正面追求大老板的千金,相对的,剑无极的工资经常莫名被克扣,他的工作量也增加了。

分明是朝九晚六,硬生生地被拖成了朝八晚无下限。

反而就是因为长时间的被迫留在公司里面,剑无极才渐渐地接触到了神蛊温皇。

后悔吗?其实会的,有的人真的不如不相见,开启了孽缘,太孽缘了。

从追求千金变成和千金的母亲、自己的大老板搞在一起算不算孽缘?

如果这还不算,那么自己最敬爱的老师是因为对方而死呢?

那一天晚上神蛊温皇说,脱吧。

剑无极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最后两个人还是滚上床单。

神蛊温皇居高临下地坐在了剑无极的身上,自己在那里动,而剑无极揪紧了床单。

剑无极疯狂地想压着神蛊温皇标记她,在神蛊温皇的身体内成结,想一刀抹神蛊温皇的脖颈。

曾经有人写书点评全金光市的美人,文笔俗套但是又直接简单。

写到神蛊温皇的时候,著书人写的平淡而敷衍,大约也是害怕神蛊温皇打击报复吧。

那人写,[神蛊温皇美则美矣,奈何太懒,唯一可明确的只有她的脖颈,纤细修长而白净。]

就像一只白天鹅。

神蛊温皇也确实就是这样的白天鹅,高高在上,并不介意理会凡尘蝼蚁。

还是一朵水仙。

剑无极仿佛听见了自己喉头里面发出了一声冷笑。

神蛊温皇依旧温吞地动作,缓慢而撩人,剑无极潮红的脸和泛红的眼眶让她愉悦。

她知道剑无极已经知道宫本总司的死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呢?

只是神蛊温皇不知道被随意抛在地上的公文包里面放了一只小巧的黑色锦盒,锦盒里面有一枚戒指安静地躺在里面。

剑无极,你这个小废物。神蛊温皇启开了自己的红唇。

连自己的老师都保护不了,你不如当一个O吧。

剑无极的手哆哆嗦嗦地攀上了神蛊温皇的身体,从小腹到神蛊温皇柔软且随着身体而律动的胸乳,到她突出笔直而耸立的锁骨,像两边延伸,又是圆润的肩头,再向内,是神蛊温皇最自豪的地方。

天鹅一般雪白修长的脖颈。

剑无极的一只手已经扣在了上面,只要用力就好。

神蛊温皇依旧在动,她甚至撩了一把自己有点汗湿而黏在脸颊旁边的鬓发。

剑无极就着虚虚扣着神蛊温皇的脖颈的姿势,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吻了上去。

小废物,怎么不用力呢?神蛊温皇想。

真没用,居然哭了。神蛊温皇看着双眼紧闭默默流泪的青年如是想。

剑无极其实根本算不上在亲吻,他只是在重复地咬着神蛊温皇的嘴唇。神蛊温皇的嘴唇被他咬的红肿而晶亮。

神蛊温皇笑了,律动的身体被神蛊温皇向前倾,然后歪头确保剑无极可以看得见她的后颈。神蛊温皇撩起后颈披散的长发,说,好孩子,你不想标记我吗?

剑无极哭的更凶了,但是他依旧没有咬神蛊温皇后颈的腺体,只是把神蛊温皇扑在了床上,狠狠的对待这个女人。

但是她只是把嘴唇贴在剑无极的耳边,若有若无的轻哼。

最后标记到底没完成,剑无极只进入了神蛊温皇的隐秘宫腔,而没有咬神蛊温皇后颈的腺体。

神蛊温皇依旧会散发出剑无极独有的果香。其实说来奇怪,剑无极的信息素是甜蜜的果香,闻起来就让人心情愉快,而神蛊温皇的信息素却清冽的能让人感觉是在雪山之上。

之后的剑无极依旧充满着少年的活力,笑起来的时候神采飞扬,招人喜爱。

她想知道剑无极要怎么样才会妥协,改变,于是变本加厉地为难剑无极,加班,pass他辛辛苦苦一晚上通宵甚至于更久的方案。

剑无极顶着一双大大的熊猫眼说,神蛊温皇,你要玩到什么时候?

剑无极递出了自己的辞职申请。

神蛊温皇会同意吗?至少不会是现在。剑无极因此开始翘班。

后果是他被神蛊温皇锁在了他自己家。

你这个疯子!剑无极咬牙切齿。

神蛊温皇只是一下一下地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的,顺便摸剑无极柔软细腻的头毛。

乖孩子,你要乖一点才会有棒棒糖吃哦。

Alpha的身体并不适合被人打开,所以剑无极的屁股后面长期插着润滑用的肛剂还有小玩具。

神蛊温皇伸手蒙住了剑无极的眼睛,在他的耳边说,嘘。

神蛊温皇唯一可惜的是自己不能亲身上阵标记剑无极,但是起码她还是可以用小玩具去玩剑无极的。

剑无极的呜咽声在神蛊温皇的耳朵里面美妙的宛若天堂的圣歌。

皮鞭,手铐,穿孔。

剑无极的身上开始满是神蛊温皇的痕迹,眼睛上的那道疤,胸口曾经穿孔的痕迹,以及各种零零碎碎大大小小的伤疤。

套用一句赤羽信之介先生的评价:恶劣的女人。

可能是因为厌倦了,神蛊温皇说,你走吧。

多年之后,剑无极不再年轻,他熟练的吐出了烟圈看着阳台上的蓝色蝴蝶。

神蛊温皇就很喜欢蝴蝶,她的右腰就纹着一只蓝色的蝴蝶,小巧,但是又格外的迷人。

烟圈消散的时候那蝴蝶仿佛也一样消失了。

剑无极三十五岁的时候,他更加的成熟稳重,工作上老板颇为信任他,感情上更有许多女孩子会趁他不在的时候给他桌子上摆情书。

彻底习惯了西装与香烟的剑无极把那些信一封一封的放好在柜子里,然后依旧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史存孝是在一次和剑无极的公司进行交流的见面会上再看见剑无极的,剑无极原先少年气的蓝色挑染白色的头发被剑无极剪的整齐而短,在看见久别重逢的故人时剑无极只是伸出手来,史存孝先生,你好。

最后史存孝去了剑无极的家,工工整整,秩序井然。

你和神蛊温皇……史存孝有些迟疑。

不知道。剑无极说这话的时候又点燃了一根烟。

两个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史存孝觉得剑无极陌生到难以置信,他想揪着剑无极的领子问他这些年为什么从来不和他们联系。

最后剑无极送史存孝去了机场,他拨了拨自己的中分,转身离开了机场。

他想,自己应该回去了。

过了三个月,剑无极递交了辞职申请,带着一身家当回到了金光市。

史家人的容貌都没变化,史艳文甚至好像更嫩了,这让剑无极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最让人意外的是史仗义,他竟然愿意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虽然听笨牛说是因为被网中人丢出了家门。

在自己的家里,剑无极看见了一个小锦盒,里面是一枚男戒。

接着他背后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你是谁?

凤蝶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他的背后。

剑无极……?!

凤蝶……好久不见。

剑无极又惊讶的看着凤蝶牵着的女孩,那个女孩生了一头宝蓝色的长发,绑了两个小揪。

小榆,叫爸爸。

我……爸爸?剑无极听得见自己鼓噪的心跳,一个念头在自己的脑海里疯狂地炸开。

爸爸,我的妈妈说你很吵,为什么和她说的不一样?

剑无极睁开了双眼,感觉自己疲惫极了,一扭头,神蛊温皇带着她的招牌狐狸笑看着自己。

塞个小剑剑

自娱自乐系列#被凤蝶表白后的霜#
下一章写这个好了233333

过几年再看看我能不能有点进步

[温剑]咖啡面包

现代风,如果还有后面的话可能穿插前世今生……吧?

走起吗?老铁——

前排插入OOC  OOC   OOC   慎入慎入慎入

———————————————————————

0

   剑无极喜欢吃金皇冠的咖啡面包,特别是刚刚烤好冒着滚滚热气的那种。

   咖啡面包上面有一层薄薄的咖啡酥皮,下面是柔软香甜的奶酪夹心面包。

   虽然别人一直觉得咖啡面包偏甜腻,剑无极却觉得刚好,尤其钟爱咬至中间时柔软的奶酪和泛着咖啡香苦的面包一同送入嘴里的感觉。

   吃起来不只是幸福的味道,剑无极会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18岁的剑无极还处于天不怕地不怕的时期,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只要可以付出努力,就真的可以攀上顶峰。

   嗯,还是那么的坚信自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一切,不过也许他是可以把控自己——在他遇见神蛊温皇之前。

   多年以后的剑无极和养子回忆自己和神蛊温皇的过去,仍然咬牙切齿。

   神蛊温皇就是个祸害老男人!

   神蛊温皇在躺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扇子。

   耶~

1.小剑剑曾竟女装大佬,惊见童年阴影老变态

  放假了的剑剑成功过起了两点一线的死宅生活,毕竟好不容易结束了高考,监护人兼职师傅的宫本总司也觉得应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了,也因此他才能一个人过上了三点一线的打工死宅生活。

  然后宫本总司转头就购买了最近最快的一张飞往日本的几票准备回去陪伴天宫伊织。

  徒弟诚可贵,老婆价更高,毕竟徒弟也迟早会有老婆的不是?

  剑无极就一个人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家里,家楼下的711就成了他的常去地。

  房子嘛,是剑无极很小的时候风间久护带他来的时候顺手买的,因为那个时候风间久护说要买一套留着以后来中国游玩,给剑无极留学住下。

剑无极还记得那个时候风间久护还说万一以后风间家两兄弟都不喜欢自己了,就带着母亲来中国养老。

  剑无极确实成功在中国留学了,因为风间久护没多久就遭遇了车祸,只留下了剑无极。但是再也看不见风间久护的笑脸。

母亲打击太过,精神状态一直下降,最后全家只剩下了风间兄弟和管家。

  后来宫本总司来问他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中国生活。

  打开视频连接到自己的小弟风间始那里,知道了弟弟在家乡过的不错,人品成绩俱优,管家一直都在帮忙,天宫伊织也会帮助一些。

  剑无极笑着说,始,好久不见。

……

  天上乌云翻涌,剑无极又饿了,他今天放假,老板说他今天要带老婆孩子去水族馆。

  剑无极看着这云思考了一会究竟要不要带伞。

  事实证明剑无极不能对自己的运气抱有太大希望,他刚下楼就开始噼噼啪啪的雨滴打在剑无极的头顶上,被风卷挟着给剑无极来一场补水。

  最后剑无极躲到了711里面,毕竟是夏天,落雨什么的等等就好了。

  黑云压城,雨势浩大,剑无极坐在711里面靠窗的小台上一边吃关东煮一边欣赏大雨倾盆的场景,还有各色的雨伞。

  不得不说花花绿绿的雨伞在这雨天看起来很像大雪原里面的一朵小黄花。

  隔着像是糊了一层小型瀑布的玻璃,雨伞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万黑从中一抹白。

  剑无极戳碎了自己碗里面的萝卜,插起小块的吃。

  生活就像是一场强[]奸,要么享受要么反抗。

  剑无极忘记了在哪里看见的,他深表赞同,但是他又觉得那里不对。

  因为就算是强[]奸也要在上面那个,当然了如果对方是我的爱将那就无所谓了~

  当时还是一头绿毛的小空如是说。

  于是剑无极终于觉得对了,但是现在他又觉得不对了。

  他透着一层糊了小型瀑布的玻璃,隐约看见了一团蓝乎乎的人影撑着一把粉红色的伞慢悠悠地走过来。

  剑无极的表情惊疑不定。

  看到鬼!

  而蓝乎乎的小粉伞主人不是鬼,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金光大学好教授:神蛊温皇。

  平时懒到无可救药,因为放假了自己养女收拾行李带着同学兼职神蛊温皇的未来媳妇[凤蝶语]雨音霜就跑出门旅游去了,徒留神蛊温皇这个孤寡老父亲。

   唉,养女无方啊——

   撑着小粉伞的神蛊温皇其实是觉得今天必须要出门散散步,小粉伞是因为夜观星象觉得大雨将至。

   可能养女未卜先知,知晓还有用伞的时候,还留下了一把小雨伞。

   至于伞为什么是粉色的,其实也不算吧,是粉紫的,上面还有紫色的小蝴蝶。

   凤蝶也是有少女心的。

   虽然神蛊温皇只打算散步完这个自家小区,但是那也是运动;虽然小粉伞很粉,但是它派上了用处。

 
  看见前方有一家711,神蛊温皇决定进去晃晃看看。

   如果有合眼的食物就可以让菌丝大人[赤羽信之介]休息一下了。

   这个时候我们插一下赤羽先生:和神蛊温皇同为金光大学的教授,完全可以理解成神蛊温皇的相反存在,勤劳的不行,最爱亲力亲为。因为和神蛊温皇认识甚至于共事就产生了一系列孽缘,自从凤蝶旅游后被神蛊温皇蹭饭,有时候被神蛊温皇以“亲家要多多交流”的名义坑去拖地。菌丝的来由是两个人玩的一款手游。

  然后神蛊温皇进去了,一进去就看见一个人一脸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不应该看见的人一样的表情盯着自己。

  好像是之前追凤蝶未成功的剑无极同学,那会酆都月跟他汇报的时候他差点想找人暴打一顿这个臭小子,但是心爱的蝴蝶并没有答应他是值得开心的。

  酆都月回忆起那天的表白仍然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人,百里潇湘在旁边深表同感。

   那一天天气晴朗的一如剑无极的笑脸。

  但是酆都月完全都没有想到剑无极会用一个如此神奇的方式对凤蝶表白。

  剑无极悄咪咪地约凤蝶去某个小树林说放学的时候能不能请求凤蝶给他半个小时。说话的时候剑无极的脸上泛着红晕。
 

  当时酆都月认为自己有理由提前替老板先解决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子。

  他暗搓搓地躲在某棵十分粗壮的大树后面已经准备好了暗器,随时准备扔剑无极。

  然后他看见了扭扭捏捏地踩着小碎又很大刀阔斧的姿势穿着一套绿色水手服的剑无极面色通红地抱着一束花。

  凤蝶的反应怎么样酆都月已经完全地看不见了,酆都月只感觉到了自己的两眼一黑。

幸好百里潇湘预感今天会有大事发生,偷偷地也混了进来。

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现场,走之前百里潇湘磨磨蹭蹭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给另一边的蝶剑二人拍个照。

凤蝶:“剑无极,你……噗”凤蝶乖,保持住,稳一点,霜还等着你。

剑无极:“凤蝶,我……我听说你喜欢穿日系JK的人……”

凤蝶:“是,我喜欢的人会喜欢穿着日系JK。所以剑无极同学对不起,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剑无极呆呆地看着凤蝶毫不留情的扭头。

凤蝶回了头:“你很有意思,我们可以当朋友。”

这句话真的是发自真心,剑无极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多好玩!

反正后来剑无极和凤蝶的关系确实成为了朋友。

雨音霜经常后悔那天没有去跟着凤蝶,霜如是解释原因:既然有女装大佬的天分为什么要浪费?

放心吧霜姑娘,后面还会有另一个人也发掘到这个点,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看就对了。

不过神蛊温皇其实并不知道剑无极的这一出,酆都月回去后只说了一句“凤蝶小姐拒绝了”就没有了下文。既然凤蝶没答应,他也就懒得继续管了。

其实神蛊温皇还是觉得看剑无极有点脸熟。

不过比起这个剑无极胡乱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就夺路出去了,神蛊温皇觉得自己听见了“变态”两个字。

说他变态,神蛊温皇并不想反驳什么。但是他印象里没有这个男孩子的存在。

网络是个好东西。

酆都月是个好副楼主。

神蛊温皇看着资料最上面的一张照片——一个黑黑瘦瘦的寸头男孩子,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很好,过了十几年还能看见你。

剑无极啊……哈



最后一排表示其实温剑两个人的过去并不是很惊世骇俗,非要惊世骇俗可能惊的是酆都月的世俗

 

 

 

 

感动到窒息,开心的飞起来!

剑意无双誓:

@归来秋凉  太太的温剑文《指骨》有感同人图

其实当初看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脑子里空空,前天晚上重温突然有了灵感,于是就摸了这个。

_(:з)∠)_望太太不弃

不知道为啥亲友都说我的老温画的看起来越来越坏了😂

每次上色都像要死了一轮……
@晏如 我画完了~

(有个小问题,之前也有想到过,今早亲友也提起,就是骨头么,这样子的应该不会有关节,但是画的时候,总觉得不多一节出来,就特别像……某种动物的牙…😂,所以我还是画了两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