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重蹈你覆♂辙

希望没有下一次

心疼

一宇任平生:

圈管真恶心


堂吉花朵:



这次发po会比较严肃,大家见谅。




我拿这个号在霹雳圈产粮已有一年,读者们一路支持与陪伴我感激在心。扪心自问,一直以来圈地自萌,从不讨论是非,其他地方再怎么挂,我就算知道都不会出来吭声。可风喝多了气球也要爆炸,我不可能永无止境的忍受下去。




有一名圈管对我这个小透明太上心,连出本都不忘搅一手,而且不是个人志,是合志,这么被人踩在头上,我觉得这已经够了,只能撕下脸怒挂。另外很想对这位说:有什么事可以正面来,做人痛快点很难吗?今早一个连文都没看过,跑来逼我删tag的你抱团亲友,我耐下心和她解释一堆已经是最大容忍限度了。




请大家移步微博为我评评理。




终于还要走到这步咯






阿谦:

谈无欲,竞日,苍狼



一、


“难逢贵客,没有好茶招待,心中总有遗憾。”单夸笑道,沏茶一盏,递与他。


“桑居既已号琅琊,陈茶有何不可作仙茗?”谈无欲应了句,抚茶呷了口,唇舌生香。


这人自林深走来,衣袍却不染尘气,同他弯弯绕绕反要遭不快。单夸思自此,便道,“闲云野鹤,无甚有趣的,不如你我摆棋一局如何。”

二、


这人有趣。


谈无欲执棋落子。人面相易变,眼神却是难被藏换,单夸笑起时那双眼睛,总给他若有若无的一种熟悉感,是类似于他那顾人怨的同梯的……奸,不过自然又有所不同,面前这采参客锋芒尽收,带着一种曾活过一世的洒脱与透彻。


“谈兄在想什么?”


“可惜我要在此处再停留几日,而你正欲离开,不然同游一程,定然有趣。”




三、


一局棋自晌午下到了黄昏,日沉西山,月上柳梢,夜凉,起了风。


“谈某便就此拜别了。”


单夸同他约定他日再遇,再行一棋,谈无欲转身离开时,他又突然添了一句,“如今虽是秋末,却尚有桂花未落尽,谈兄可往西去。”


听闻苗疆在叛逆竞日孤鸣伏诛之后,又有国师忘今焉、军长铁骕求衣之乱起,如今铁军卫军长易位,有存异心的族落借此发难,国事不稳,诸多乱起。


“哈。”谈无欲笑道。


“哎呀,是单某欠谈兄一个人情了。”




四、


苗王亲坐帐中压阵,十里地外的部落虽然骁勇好战,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有一计退之,王上可信?”


“前辈不似苗疆人,也不似中原人,请问是自何处来?”


“中苗交界之处,桑居琅琊。”


谈无欲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苗王面上的神色变了又变,虽很快如数收敛,但到底是年轻人,还是急躁几分。


“既然如此,孤王信你。”苍越孤鸣定了定心神,亲下王座,挽袖以待长辈之礼请之。“苍狼想冒昧一问阁下高名。”


“谈无欲。”




五、


“苍狼想请先生在王宫多留数日。”


不赏金银,不拜官职,而是礼貌乖巧地敬了自己一声先生。谈无欲对这小辈心下赞许。“半月之期,可够你等的那人伤愈?”


苍越孤鸣愣了愣,紧言道,“多谢先生,不过,先生是怎么猜到的?”


“若非已有贤才,怎会不曾考虑揽才。”谈无欲笑道。“死去一个身份,让新法得以存活,确实是此局妙解。”




六、


“既欲言,何又止。”谈无欲一身玄衣,端茶立在桂树下,出声言道。


“……”苍越孤鸣无声轻叹了一口气,上前道,“他,还好吗?”


“我与他虽是萍水相交,不甚了解,却觉他如今这般便是最好了。”


“……如此,便好。”


金桂落了朵浸入了茶汤中,甜香沁人。


“吾明日便自行离开,苗王无需多送。”谈无欲道。


“苍狼明白。苗疆欠先生份情,来日有需要,苍狼义不容辞。”


“他已欠我一份人情。”


“先生愿来,是他欠,先生愿留,自是苍狼所欠了。”苍越孤鸣笑道。


“哈。”




七、


谈无欲回到琅琊居时,已然人去楼空,窗台上放了两坛酒,启封饮之,满口桂香。



片段式的温酆剑蝶

1.灵魂互换

   凤蝶一进门,就看见剑无极摇着扇子瘫在毛毛椅上,而温皇呢,……在,帮剑无极倒茶???

   凤蝶陷入了一个大写的懵逼,而温皇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了过来。

   “呜呜呜!蝶蝶啊~蝶蝶你终于回来了蝶蝶~!”

    凤蝶说真的很想推开这个温皇皮的,奈何因为温皇皮违和感太过又下不了手。

    然后更崩溃的是剑无极挂着一抹浅薄的皮笑肉不笑,原先的少年略带口音的声音吊着一副懒洋洋的……比温皇突然激动活泼还渗人。

   “我亲爱的凤蝶大人啊~回来喽~”

    凤蝶复杂地看了一眼继续蹭鼻涕的温皇,瘫着的剑无极,然后果断的揍了温皇皮的一顿,继而开口,

   “神蛊无极,剑温皇??”

   “哎呀,凤蝶大人果然神机妙算~”

2.告状

   天知道这样鬼畜的情况还要维持多久。

   凤蝶只能面无表情。

   她已经受够了。

   温皇扑过来抱着她哭泣剑无极的种种“恶性”。

  
3.厨房的小黄瓜

   酆都月最近去江南公差,回来时不知道怎么的带了个半人高的罐子,里面都是腌好的小黄瓜或是其他腌制菜类,一堆一堆小罐子。

   其实自从神蛊温皇和剑无极灵魂互换后,还珠楼基本上没开过会了。

   首先不谈剑无极能不能,就是以前,事情不是酆都月就是她,任飘渺偶尔镇个场子。

   亏得酆都月不在,不然怕不是要疯…凤蝶看着厨房的一堆“楼主”喜欢的酱菜,及其无奈。

4.苗疆特产

   事实证明,酆都月对于任何“楼主”都毫无抵抗力。

   酆都月难道不知道主人的口味都是生鲜替命蛊这样的吗?!

5.悄悄的混入一只酆都月副楼主的房间如何

   酆都月作为还珠楼的男神,不负这个名号。

   房间干净整洁,木质小桌上甚至没有任何一件多余饰品,除了一件木雕。

   不得不说,帘幔扬起时的晨光照着那只小小的木雕,神蛊温皇觉得心情非常好。

6.剑无极的春天

   好到了今天剑无极可以和凤蝶告假去约会。

   没有什么时候比剑无极可以在樱花树下牵起凤蝶的手的时候,凤蝶面上一点浅薄的绯红。

   一片樱花,笨笨的,落在了凤蝶的鼻尖上。

6.吃瓜群众

   神蛊温皇差点捏断自己的扇子,如果不是因为酆都月突然握住他的手壁咚了他。

   哈,今天天气当真不错。

   反正最后 酆都月还是被反压的。

7.真·吃瓜群众

   路过的史家众人,史艳文赶紧捂住了刘萱姑的眼睛,刘萱姑捂住了史精忠的眼睛,史精忠捂住了史仗义的眼睛,史仗义捂住了史存孝的眼睛。

   史存孝:???

霹雳学园小故事.4

4.所谓58元一盘的清水香菇     

         女生总有一个公认的土豪小妞,在高二二班就是公认的五色妖姬。    

         关于这个梗的来源,是这样的。

——————————————————————————————————————————————————

         二班吧,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尤其以中间三排的女生为主。别问我为什么都是女生,因为她们懒得挪窝。

         鱼晚儿最近不知道是水逆了还是怎么样,一直在倒霉,一个月前和汲无踪老师越好的出去踏青放风筝,结果每周下雨次次下雨,气的鱼晚儿对天翻了好几个白眼,还差点被大老板弃天帝看到。

         鱼晚儿气呼呼地说,明天你有本事再下雨啊!啊?一个月的风筝全大水漂了!

         同桌倾君怜一脸爱怜地揉了揉鱼晚儿的头,晚儿乖,汲无踪老师总是可以和你出去的。

         说着,倾君怜剥了一颗糖扭头塞给了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愁落暗尘。

         鱼晚儿想,哼,等我高中毕业和病阿叔在一起了,看我不闪死你们!

         前面一排的五色妖姬还在扭头握着赤云染的双手;旁边的公孙月整个人都瘫着窝在九祸的怀里,还伸了一只葱白似的爪子牵着九祸的一只同样葱白似的爪子举得高高的。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后门。

          蝴蝶君蹲在后面伤心的咬着手绢。

          朱武趴在门框上伤心地咬着蝴蝶[君的头饰]

          苍一脸困倦却又面含杀气地盯着五色妖姬。

          路过的紫荆衣悄咪咪的握着金鎏影的爪子给了苍和朱武一爪子。

          金鎏影还没反应过来,葱花一拂尘甩了过来,十分凶恶,毫不留情,非常残忍!

          金鎏影委屈地暴走了起来反腿一脚结果葱后面站着蝴蝶君。

          紫荆衣想,大概金木头有的忙了,然后就走了,只留下给金鎏影一个潇洒的背影。

          苍这下更是一脸和密友一步莲华一模一样的慈爱表情,十分温柔地用拂尘好好的爱惜了一下金鎏影 ,朱武和蝴蝶君负责补补,让金鎏影更充分地领悟到哲♂学♂之♂美。

          终于和金鎏影讨论完了哲学的几个人神清气爽,结果一扭头——整个二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手机疑似咔咔。

           苍顿时兄长力Max,拂尘甩的贼嗨。

           然后他发现为首的居然是赤云染。

           萎靡的拂尘蔫巴巴地被收好,而赤云染还在激动地和五色妖姬讨论。

           好云染妹子,快把东西删了!!

           苍在心里呐喊,面上却只是一脸严肃地对着赤云染伸出手,然后,被无视了。

           赤云染和一众花儿们继续嗨地讨论。

           然后就上课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女生们早早的就约好了去万达广场浪嗨。

           五色妖姬很惆怅,好不容易约到一次赤云染,而自己居然好巧不巧的肚子疼?要不要这么巧合……但是好像也不错啊……云染的手热乎乎的,身上也是温暖的……

           五色妖姬瘫在赤云染身上,一脸的满足与痛苦。

           但是只能瘫着了,五色妖姬压根起不来,她都不造自己怎么进的自助餐厅,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眼冒白光。

           五色妖姬迷迷糊糊地半醒了,看见赤云染正在慢速的吃着食物。

           赤云染粉红色的嘴唇微张,露出一点糯米牙,然后筷子慢慢地挟了一块香菇进去,水润的嘴唇又很快地阖上,取而代之地是两边一鼓一鼓的小腮帮子。

           五色妖姬顿感自己饥肠辘辘,她想吃点什么。

           赤云染很好心的要帮她拿,但是她拒绝了,最后她饶了食品几圈,就拿了一盘子香菇。

           香菇很新鲜,格外清甜。

           但是,五色妖姬吃不下了,她艰难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香菇,有些愤恨地盯着面前的小锅,无力地瘫在了赤云染身上。

           对面吃的正嗨的公孙月和九祸,哈哈哈地笑着“五色你简直土豪啊哈哈哈58块一盘香菇!”

            “啧,要不是今天状态不行,老板肯定要打我。”

            “省省吧,就你们舞蹈社对体重的要求,小心被你们老师揍”

            “公孙月你……等·着。”

            公孙月优雅地擦干净了嘴,又扯了湿巾擦了手,然后整个人坐在九祸的身上,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着,“嗯,小爷我等着。”

             赤云染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一块肉,擦嘴,擦手,抱起五色,

            “好了,别秀了,走了,鱼晚儿她们都吃完好一会了。”

             “不得了,不得了,赤云染啧啧啧你居然是这样的云染。”

             “嗯?”

             玉蟾宫噤了声,扭过头和玉蝉宫忸怩起来,爪子拉着爪子,面容相贴着,抬手一张自拍,转眼就是某教师六祸苍龙的点赞。

             再接着,女孩们浩浩荡荡地一行八个人上路了,一路上鱼晚儿和汲无踪拉拉扯扯,公孙月九祸卿卿我我,玉蟾宫玉蝉宫俩个推推搡搡。

             只有五色妖姬眼冒金星地只能瘫在赤云染身上,拉爪的力气都没。

             气愤啊……回去教教阴无独追男人好了。

             五色妖姬晕乎乎地想着,又趴在赤云染肩膀上晕沉。

霹雳学园小故事.3

3.所谓“道门三花”

       想当年,苍还没有成为道学系的教授,还在当玄宗宗主的关门大弟子。

       想当年,剑子仙迹还没有成为道门著名腹黑教授之一,还在和苍一起趴趴走。

       想当年,蔺无双还没有成功追到练峨眉,还在和苍和剑子一起趴趴走。

       然而,都只是想当年而已。

       现在的苍,已然成为玄宗第一扛把子,一甩浮尘打遍全宗无敌手;

       现在的剑子,已然成为道系顶有名的腹黑先天,坑遍全校不带磕;

       只有蔺无双,依旧如同道门清流一般。

       怎么说呢。

       霹雳学园大学部主分三系,儒释道,而这三系中道系是出了名的爱坑人 尽是一群坑货;虽然儒门也差不多 但是人家儒门太讲究华丽,从来热衷于明面直接坑你气你,就是不直接恁死你;释系,坑的不少,但是他们都把心机用来算计极其恶劣的坏学生身上了。

       而且,道学系的坑货扛把子们假使刨去素还真啊,谈无欲啊,金鎏影啊等等,最大的坑货就是苍和剑子仙迹。

       这俩人打小也算是一起长大,苍小时候没事就拖拉着剑子仙迹一起悄咪咪地摸进道学系的密境里面,先是掏了梧桐树上恰逢百年凤凰生蛋的蛋一颗,又是溜进了赤河里面摸了好几条赤蠕来,然后又拿拂尘甩了几根梧桐树枝下来生火煎蛋烤鱼,道系的人一个个恨的牙痒痒但是又不敢过分说,人家的老师一个是玄尊一个是宗主,怎么肛??

       而蔺无双,当之无愧的清流。

       当年苍和剑子一起趴趴走东甩拂尘西抽烂糊的时候,蔺无双在练习剑法。

       当年苍和剑子一起翻了墙离开道系四处串门的时候,蔺无双在默背心决。

       总而言之,蔺无双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对于苍和剑子来说,关我啥事?对于玄尊和宗主的各种反应,他们俩表示,哦。然后拍拍屁股上的泥土草根,继续四处甩着拂尘溜达,两个人走一块俨然一副黑道老大的气势。

        特别是当后来,苍有了九个师弟妹,剑子认识了疏楼龙宿佛剑分说的时候,更像了,苍,剑子,龙宿,佛剑,四个人带着从谈无欲那里敲过来的墨镜,一字排开,后面跟着苍的九个师弟妹外加各种一路上加进去闹腾的娃娃们,很好,知道的清楚是在玩,不知道的直接收衣服回家。

        而蔺无双呢,还在领悟道法自然,感受时间的流动。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来源于他们初中那会。

        高二的时候分班了,下学期。

        班主任是玄尊,玄尊说,大家的算数普遍偏差,到时候闹不好不能成功升入大学部。

        玄尊捋了捋胡子,意味深长,所以为了大家的未来着想,从现在开始每天叫几个人去我办公室写题。

         苍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开,他感觉大事不妙。

         苍,你是班长,从你开始吧。

         然后?然后苍带上了草稿纸和笔。

         在然后,苍叫上了蔺无双。苍说,师尊让我叫你去办公室陪我。

         蔺无双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一起拿上东西跟了过去。

         然后两个人蹲在角落里面写了一上午的算数。

         蔺无双悄悄地问苍,你们的题都这么难么?

         还不是神棍却胜似神棍的苍高深莫测地眯起了眼睛,不,是因为我上午睡着了所以他故意出难题。

          蔺无双很无奈,但是手上的题怎么看都是只有素还真那样的妖怪才可能做出来的。

          然后就到了中午,玄尊说,要他们俩带个人打他们俩屁股。

          苍说,找剑子仙迹。

          蔺无双点点头,然后苍对着剑子仙迹说,师尊说要你去写题。

          剑子仙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进了办公室。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蔺无双。

          第二天玄尊说,没想到大家这么积极写题,玄尊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大家要多写多练啊!

          玄尊看着剑子仙迹的写题,说,这要怎么罚呢。

          剑子严肃的站了起来,说,我是遭人陷害,苍和蔺无双必定要罚,坑我去办公室。

          剑子一脸刚正不阿,所以老师,我出题给他们俩写吧,写出来我输。

          苍和蔺无双已经算了半个时辰。

          剑子仙迹的题运算量简直堪比佛学系的大胸肌男们还要多,还要大。

          蔺无双不自觉带上了苦逼的申请。

          玄尊喝了口茶,说,大家要多学学蔺无双同学和剑子仙迹同学,主动找我写题目。

          蔺无双陷入了懵逼,剑子仙迹也陷入了懵逼。

          玄尊继续说,我让苍带个人打他屁股,谁知道是蔺无双同学主动请求写题;我让苍和蔺无双下午来,谁知道又带了一个人来写题。

          蔺无双干脆没忍住踹了苍一脚。

          苍不动声色的还回去,有本事晚上在宿舍一决雄雌。

          然后他们俩外加剑子就打了一顿。

          从此道门黑道组织又多了一个人。

          一个把自己下眼皮描红的蔺无双。

         

霹雳学园小故事.2

2.日月才子·一页书教授
    
    上一回简单明了而且粗暴的说了一下霹雳学园风云人物之日月才子的关系模式,我们可以再回顾一下——简而言之,日月才子的关系就是四个字,相爱相杀!

     不过月才子谈无欲对于这件事似乎一直保持着否定态度,据月才子谈无欲所言,他帮助日才子素还真只不过是因为素还真能力不够请他帮忙,并再一次表示素还真能的谈无欲也能,同时另附他不介意接管素还真的那文武半边天。

      日才子素还真听说了这件事,并没有表态,而是笑着挎上月才子的手臂弯子,走啦走啦。当时恰好在场的寒山意冷水心二位同学对此表示日月才子经常这么玩,就像高中部高三年级风云榜上第一的三鲜天组合,其中的疏楼龙宿与剑子仙迹一样。

      另外,寒山意冷水心同学因为算是谈无欲同学的管家的关系,冷水心同学又曝出其实谈无欲曾经常受邀于素还真的棋局,一去一整晚。

      “素还真…这个人,果然除了拉人下水就不会别的!”听到这件事的谈无欲正在给自己描眉——霹雳学园可以自由按照设定选择带妆和原本的长衣或者是现代的校服,上一话的苍、朱武他们,选择的都是现代青春校服款。

       谈无欲是毫无疑问的带妆党。用他的话来说,开心所以要话,并且谈无欲同学十分正经地表示,化妆也是修行的一种,而霹雳大学教师部的袭灭天来对于谈无欲的想法表示十分的理解与赞同,言语间不断流露对谈无欲同学的重视之情。

       谈无欲当时对着厕所的镜子,捏着眉笔正在小心翼翼的钩上去——但是宿舍外面阴无独吵吵嚷嚷“无欲老公,你怎敢舍的下奴家去那天杀的素还真家过夜啊~奴家、呜,好生伤心!无欲老公呐——老公呐——”惊的谈无欲把那只刚刚廓到手的眉笔喀断了。

        “素、还、真!”

        素还真正在给自己吹鬓边的毛球球,他说毛球球就是要每天都吹吹才能保证它柔软的手感师弟才会比较容易哄。

        “师弟耶——阴无独的话不要在意。”

        “我怎么不知道和素大贤人一起过夜了?嗯?”

        “诶呀~师弟,赶紧走吧,上课要迟到了~”

        素还真挎着谈无欲就要走,然后顺手抓上桌子上的另一只眉笔,“来来来,道友,待会劣者帮你画眉啊!”

         “素还真…!…好了,别拽我袖子!”

         说到带妆的问题,教师部的一页书教授同样是一个典型代表。怎么说呢,见过一页书教授的人都对于一页书极其地敬畏,一页书教授,只见脸时只觉他当真是宝相庄严,不可侵犯,但是又看见了一页书教授的身材后,更多的人选择思考人生。

         一页书教授的业余爱好就是健身,从胳膊上明显的肱二头肌到腹部的八块腹肌,无意间见过刚刚健身完毕正在冲凉的一页书教授的人纷纷表示好似神妃仙子下凡,却又像那天神一般。

         啊,主题偏了,一页书教授的妆容极其特殊,可以说全学园找不出第二个像一页书一样描着两弯蛾眉的男子,最主要的是还特别好看!

         学生A表示,一页书教授容貌旖丽更赛昭君,学生B抱着一本典藏版《诗经》,推了推眼镜架子,一脸憧憬向往,教授之貌, 莫过于,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学生C一脸严肃的吃着鸡蛋,说,教授的肌肉很好看,我要争取锻炼到那样的程度!

          不过听说学生C后遭不明黑衣人袭击,双眼更是发炎并伴随针眼…但是问及,学生C痛苦哀嚎着,捂着自己的双眼并且拒绝回答,据说袭击他的人疑似没有双手。

         

好像群里要求的产粮主题要围绕化妆诶…于是这一次就是这样啦?       

         

[赤黛]共此

     阳光是说不上有多好的——黛懒懒散散的,椅坐在游廊的一角。自个儿是刚刚睡着的,但是从自己手上滑下去的书册偏着又是老大的一声响。

     啊,啊,真麻烦。黛只感觉自己的眼睛并不是那么的适应一下来的光亮,叹了口气打了个哈欠,又是慢悠悠的伸手去够地上那本书册。

     长长的袖子垂到地上,黛伸手夹住书脊,慢腾腾地挪了起来,然后更加懒散的靠着背后那根朱红色的支柱。

      蓄的偏长的银灰色长发,早晨的时候被赤司亲手执了紫檀的木梳子一下一下地,温柔而小心的握着,用一根红色的皮筋束起的高马尾现下已经被蹭的松散。

      好想剪掉。黛垂着眼皮,百般惫懒的想,这个国家真是麻烦,竟然不然剪去头发。有些胡乱地抓挠了自己的头发,干脆继续靠着支柱小憩。

      黛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赤司一直在看着他。

      赤司是很喜欢抚摸黛的头发,银灰色的柔软发丝,就像一卷上好的银丝——不,再好的银线也不能类其三分。

      只是黛并不在意,甚至经常弄的一头乱糟糟的毛发四处翘。

      实渕来串门时,尤其喜欢用食指捻绕着自己的一头黑发,语气惋惜地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点这样的意思,哎呀呀,小千寻真是浪费啊。

      黛总会平静的看他一样,所以呢。

      所以呢,千寻你这样是应该小心风寒的。

      赤司拿了一块干毛巾过来,揉着黛刚刚清洗过的长发。黛跪坐在地上,半眯着眼睛,手上的书册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翻捡捡。

      赤司伸出手又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被风又吹的翘起来的几根乱发,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千寻睡的并不会多么浅,但是尽管如此还是要小心的——赤司慢慢地把黛整个人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抱回了房间,给他盖上被子。

      他则在纸上倾注全部的注意力。

      赤司的行书,是写的非常好的,银钩铁画,规矩却又在转折之间力道遒劲,藏着锋芒。

      黛千寻。

      ——听说中原有一个著名的词人,写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黛听见的时候,头都没抬起来。但是足以让人想,他脸上的表情是依旧淡漠的,嗯。

       千寻偶尔也应该热情一下吧。

       黛正在赶着稿,书肆的截止日期就是明日晌午之前。

       黛抬起了头,眼下挂着乌青,你说什么?

       作家,是不是都喜欢熬夜?

       实渕正在用澡豆清洗着自己骨节分明的一双好手,前几天听说是黑子的截稿日,听说他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脸色就像根武谷的肤色一样,洗都洗不干净。

       赤司不可置否。

       黛 千 寻

       嗯…?我怎么在房间里…赤司?

       黛又伸了个懒腰,问到,我的书呢。

       桌上,不过千寻你的爱好真的是越来越,嗯,难以捉摸了。

       东陵不笑生,我在船上的日子。

       咳…

赤黛的小日常

     1.苦境大学一日游

     黛一直觉得自己的学校挺好,各式各样的小姐姐们也很多。

     虽然性格都不如小苹果糖可爱,但是仍然都是一些非常可爱的小姐姐。

     不过今天是隔壁学校的开放日,赤司说要带着自己去逛逛。

     然而,话是这么说吧,赤司君仍然忙活着学生会的事情,牵着黛才进了隔壁苦境大学的校门就被人叫走了。

     哎哎,大忙人呀啧啧啧。不过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天台可以继续躺着,等赤司忙活完了差不多就可以回家了…呵欠。

     因为鉴于开放日的关系,苦境大学比以往就时不时的一声大吼还要热闹许多,学生们都穿着奇怪而华丽的衣服四处走。

     黛看着他们拖曳至地的长长水袖,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更突兀了。

     然后更奇怪的是,这里的学生不管男女都画着妆容,比如描了银色的眼影的那个一身白发却又尖耳朵的拿了扇子的学生,再比如他身后几步那个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在额心与两眼下都贴了水钻的,发饰就像蜘蛛一样的蓝头发…

     cosplay么…?黛陷入了思考。再接着,他还看见了某一栋教学楼的下面,赤司正在与一个一身莲花的白色头发的人讲话。唔,那个人的传闻也在自己学校有听说过呢,据说是叫什么素还真的……

     “啊啊啊——小月仔啊——!”正在发呆,突然就被撞了一下,少女特有的萌哒哒的声音伴随着一句对不起和一阵红旋风飞一样的不见了,然后是另外一阵更大且撕心裂肺的嚎叫。

     黛护着自己的耳朵,看着那个一身红但是头发金的闪闪发亮的男人飞奔。说不定赤司以前队的黄濑和他很有共同话题吧…

     还在楼梯上接着走,就感觉有人拍了他的肩膀——整个人都一耸,回头发现居然是赤司。赤司牵着黛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地继续向上。

     千寻,我们走吧。

     黛不愿意否认,也从来不会否认一件事,那就是赤司的脸很好看。

     当赤司牵着他的手,逆了光的时候,笑的纯良无害的他,就像天使。

     但是,也只是笑的纯良无害了。

     被拉上了天台后就被类似于天台play的黛有点迷之心塞。

      更可怕的是居然还有人在旁边。

      但是内容是不是哪里不对???喵喵喵???

      一道少御音带着些叹息和羡慕"九祸~你的size越来越大了哦~"

      另一道纯·攻气十足御姐音懒洋洋地,"公孙月,姐姐的胸肌一向壮硕如此。"

      妹子?胸肌?壮硕?如此?

      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虽然只是笑了几下而已。

      但是赤司对此并不满意。

      反正最后,黛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天台。反正在路上,迷迷糊糊的听见了疑似那两个女孩的声音。但是一扭头,空无一人。

      ……苦境大学真可怕啊。

      就比如刚刚赤司去买水,现在他面前出现的一个一身白的人。

      囧子脸,嘴角上一边个一个的朱砂痣,手上的扇子也猥琐的摇来摇去。

      但是他一扭身子的时候,黛才发现居然屁股后面还有一朵菊花,一朵硕大粉嫩的小菊花。

       wtf。

       更可怕的是,赤司走过来还同他打了个招呼 。

       那朵菊花…太扎眼睛。

       赤司,我们去那边花坛吧。

       那边人少,阳光也正好,可以继续看轻小说。

       但是为什么,刚刚坐下来,一个一身红衣的成熟媚态女性就过来调戏起了赤司??!!

       居然,还变成了男孩子。

       刚刚的抚媚一下子成了低沉。

       我……
    
       反正黛不知道怎么结束的行程。

      走之前,他还看见一个一身紫的男生在暴打一个一身黄的男生。

      旁边站着三个带着墨镜围观的人,一个一身白,看着仙风道骨,一个一身基佬紫配珍珠 另一个……这胸大肌!这肱二头肌!!

      ……我想申请不要再来这了。

     不好玩吗?

      嗯。

[日月]君卿齐君君还否?

        谈无欲的孩子缘好不是说假话的。屈世途默默的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肉,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暂且劳烦屈世途好友代为照看一下了,这几天同梯好友旧伤复发,劣者须得走一趟无欲天。

        屈世途看着睡得就差没冒鼻涕泡的小孩子,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慢慢地把这个孩子放床上去,盖好毯子,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

        这几天大概要麻烦一下青衣了…

        脱俗之境无欲天内,素还真在那里守着药炉子给谈无欲煎药。

        师弟,伤势如何?

        有了素大贤人亲自着手的药汤,料想是应无虞。

        耶,道友这话可就是夸大了劣者。劣者不过一名寻常医者…

        你若寻常,天下名医便尽是虫豸了。

        来,师弟,小心烫。

        嗤。

———————————————————————————————————————————————————

        谈无欲的一头银白长发最是让素还真爱不释手。虽然银白长发的先天人不少,可是素还真始终觉得谈无欲的一头华发最是好看。

         很少有人见过脱俗仙子一个人独自伫立于山顶的时候,还是黑夜月圆的时候。

         但是素还真见过。

         谈无欲束的高髻,余发散落:两端的水晶莲花吊坠拖着长长的穗子,长长的黑色的穗子。黑色的穗子在月光下泛着光泽,宽大的滚金边的黑色道袍在夜晚的山风下被吹的不断鼓起。

         素还真看着因为过于清瘦所以一直被夜风吹起的衣袍,配合上被吹起的白发…

         月光清清冷冷的。

         一瞬间有了那人要羽化而登仙的错觉,将以月华为梯,步上天迹。

         素还真握着手里的一络银白发丝,慢慢地从自己的散发上剪下来同样的一络长发,打上结,装进小小的嚢袋,一个黑色的莲文布雕的嚢袋。

         素齐君,从此你我为齐君。

———————————————————————————————————————————————————

         爹爹,爹爹!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了迎面而来的谈无欲怀里,卿儿想爹爹了,君父对卿儿不好,总是打卿儿!小娃委委屈屈地,一双杏眼更是水雾茫茫的。

         谈无欲盯着素还真,没说话。

         劣者无辜啊,道友——!

         卿儿走,爹带你去海外找你月姨娘,小月姐姐玩。

        小月姐姐!耶!

        谈无欲摸了摸小娃儿的两条马尾,明天爹爹就带你去坐船。

        那君父呢?

        ……谁理他。

        耶,道友啊——

       
End

咳,这个故事有后续的,但是莫名忘了脑洞,先把前面弄上来
       

霹雳学园的小故事

       霹雳学园,由儒门领导人疏楼龙宿创办的一所包含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一条龙服务的学园,更有相对的儒门产业可供实习工作,此外还有儒门旗下的住宅小区,医院等等。总而言之,霹雳学园只是儒门的一个支线。但是因为教学质量好,学园里人才辈出的同时也给学弟学妹们留下了无限的传说。

1.朱武追妻慢慢长途
     
       高一是一个还充满着对爱情的憧憬的时间,比如银皇朱武。但是这么说也不对,银皇朱武是从小学就和九祸认识的——虽然是到了高中发现追求九祸的人开始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要有些动作了。

       苦境的夏天热得很,朱武又拉了拉自己的校服领带,暗骂到底是谁发明的学校校服,居然带着领带。苍半眯着眼睛又把他的领带打好,“乖,不要破坏形象。”

       两个人就躲在九祸的教室后门,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室里面只有九祸和公孙月两个女生,苍拍了拍朱武的肩膀“幸好是公孙月,一会儿我想法让隔壁班的素还真叫谈无欲让她出去,你就可以趁机表白,记得,速度!”朱武看着苍,莫名觉得他的眼睛好像大了好多。

       “你咧?”“当然是看你表白成功啊!”“噫,你…”“嘘!”
       
       “啧啧啧,九祸你的胸围真是…”公孙月看着自己和她的胸围对比,很是无奈。

       九祸斜着用右手支着头坐,一双上挑的凤眼开过去,左手挑上公孙月下巴,“怎么 ,要姐姐帮你按摩么?还是说,”
       
        “没见过姐健硕的胸肌?”

        朱武一脸懵逼,回头扯着苍的衣领左右摇晃。

        苍表示,我头晕。

        公孙月摸了一把九祸那健硕的胸肌,语气幽幽,“果然是健硕的胸大肌。”然后,直接把凳子挪了挪,好让自己的头枕在九祸的胸口,眯着眼。

        九祸也觉着习惯,也就随她去,又索性自己也把手搭在公孙月身上,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小憩。

         朱武是有些拒绝的,他之前虽然身边朋友也有女生,但是第一次看见女生与女生之间的感情交流方式,他表示自己很方。

         “葱花,我感觉自己没戏了…”

         苍拍了拍一头蓬松红毛的朱武,“今天大概不行,改天呗。女生嘛,赤云染和五色妖姬也经常这样。”

          金鎏影是隔壁班的,经过九祸班就看见混蛋苍和红烧狮子头朱武蹲在后门不知道干啥,朱武好似泪眼婆娑,混蛋苍一脸慈爱地摸了摸朱武的头。

          金鎏影:黑人问号???

          金鎏影选择拍照留念。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

          朱武还在画圈圈,怎么办,九娘有健硕的胸肌,健硕的胸肌,胸肌,肌……

         
2.日月才子

          朱武的班上正副班长素还真谈无欲是从小学部起就霸占了年级第一第二的人,经常同分,但是永远因为T在S后面而只能屈居第二,以至于有一段时间经常有人不长眼睛地去揶揄谈无欲这一点,结果被谈无欲狠狠地削了一顿。

           到了初中部,班主任八趾麒麟恰好是他们俩的监护人,加上小学部还有一个小弟无忌天子,八趾麒麟干脆管自己家的三个娃子起了个高大上的称呼,日月星三才子。

           素还真最大,是日,谈无欲其次,是月,而无忌天子老幺,则是星。

           说到日月才子,除却这俩人从小学开始的争分夺霸史,月才子谈无欲的发型曾一度是霹雳学园的亮点——小学到初中,一度以一种齐刘海的蓬蓬头视人。

           当年甚至有人看了素还真的脑门猜测,谈无欲额前厚厚而且蓬松的头发帘是为了气素还真岌岌可危的头发,对此 ,该同学很快为自己的猜想付出了血与泪的教训。先是作业本离奇失踪,二是自己的答题卡上被人画满了火焰标记而致使自己的期中考零分——家长会就在期中考试之后。

            对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同班的吞佛童子冷冷地笑着“日月才子,合作愉快。” 

            日才子素还真,一个公评极其好的人。好到什么程度,在外人面前没有人听得见六班的人说素还真的不好。而更甚者,甚至一提到素还真就是一脸的憧憬而且以着一种近乎仰慕的姿态说素还真是神。

            对此 ,吞佛童子不对素还真做任何回答,而谈无欲则是嗤之以鼻。

            对外,日月才子的想法都是共同抗敌,对内,谈无欲就是在想如何超过素还真。

            “素还真能,我谈无欲也能!”

            不过听说初一的时候,日月发生了一次重大的事情导致两人分掰,月才子谈无欲休学整快两年,直到初三的时候才回来。发型也从蓬蓬头变成了三七分的微卷,看着不似从前的急躁,平稳不少。中考——半分过了素还真。

             大家都以为谈无欲定会欣喜若狂,而出乎意料,谈无欲只是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