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北竞王×润玉]红线

这是一个写来自嗨的拉郎 😂😂😂

私设润玉写完罪己诏之后决定四处趴趴走然后因缘巧合被时空乱流这种带到了苗疆然后认识了小王这样……

———————————————————————

北竞王府来了一位新客人,是在自家小花园里面捡到的,这位客人一身月白长袍破破烂烂,沾染了血污和泥土的污渍,头发蓬乱不堪。

苗疆的四季向来是不大分明的,四季都是趋向于秋冬,炎炎夏日也很难真切的体会到热。对于苗疆来说,这差不多十月份的天气已经颇有些冻人。

姚金池在小厨房里面给那位受伤的可怜人炖着枸杞黑鱼汤,那位可怜人一身伤疤,又不知从何处坠入王府……那人甫醒转不久,该喝些热汤,黑鱼可以辅助调养。

小灶上的鱼汤热滚,姚金池去拾缀北竞王晚上需得熬煮的药材,远远的又听见两个看炉子的侍女窃窃私语。

“那位公子生的极好,皎月谪仙的面貌全然不比咱们王爷差,只是身上一身伤疤,肩胛更不知道叫哪个人害的……”

“哇,伤害他的那人当真心狠。”

旭凤回转魔界将魔尊之位禅与鎏英,一只凤又慢慢地挪,太巳仙人却是突兀出现。

“殿下,前天帝已亡……”

“亡”字像水蛭,钻进了旭凤的肺腑,吸去了他的血,旭凤直觉大脑晕眩。

“你再说一遍。”

天机道盘,因果轮转。红尘三千,自有天意。

缘机仙子向来对政权什么的没想法,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小仙,再和丹朱一起吐槽凡人的命数,八卦这万千众生的红线、姻缘。

只是润玉生的这般如玉,心肠虽然不好评论,缘机仙子仍然动了恻隐心思,寻了丹朱想找法子测测润玉的下落。

“竟是……已经不存于众界之中。”

润玉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旁边的女侍莺歌立即帮他扶了扶身上的狐裘大氅。

“公子,可要回转?”

“奴婢见过北竞王。”

“咳咳,你且下去,小王同润玉公子有话要说。”

“是。”

润玉与北竞王目光相对,润玉自觉不妥,率先开口,“在下润玉,多谢北竞王相救之恩。”

在这里多日,皮肉伤靠着自愈好了七七八八,只是五脏内府伤的重,救下锦觅时耗费的心血造下的后遗症也是顿生,全靠这位王爷相救。

不过润玉也同样知道,这里恐怕并不属于自己认知里的任何一界,甚至可能……是另一个世界。

北竞王状似无谓的轻轻一摆手,看他的目光颇有探究的意味。

自幼时经历了那场宫廷风云以来,北竞王就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更知道自己必须学会自保。

波诡云谲的茫茫浓雾,若自己不能保护自己,北竞王将无一残骸。

装作体弱多病,不好习武的北竞王,温温和和礼数周全的北竞王。

润玉让北竞王感到了同病相怜的意味。

润玉是聪明人,北竞王也是。

“不知小王可否有这个面子,留贵客于此。”

“润玉为王爷所救,本当报答。”何况自己现下……无处可去,天界,人界,魔界,花界……何处容得下吾?天大地大,容不下他润玉。

他曾爱过,是徒劳。
他曾付真心,是无功。

有的时候润玉会想,吃陨丹的人该是他。本就注定孤独一人,何必伤悲?

北竞王瞧着润玉眼里溢出又被收回的悲伤和忧郁,觉得趣味,又感自己或可收好友。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北竞王突如其来剧烈的咳嗽吸引了润玉的注意力,忙起身为北竞王顺理气息。

同时,一丝真气灌入北竞王的身体。

润玉的眼神登时显杀。

经脉顺畅,分明是……无病之人!

润玉扶着北竞王,黑发垂下正巧挡住了两人的脸,润玉只见北竞王略略抬头,一张俊俏面目露出了狐狸似的假笑。

“客人试探于小王,可还满意?”

“只是这样一来,客人要多陪小王喽……咳咳咳……”

姚金池正端了汤药,便听见北竞王的咳嗽声,于是将药示意另一女侍端着给润玉,自己去给北竞王裹紧了披风。

“外头风寒,王爷随金池入内吧。”

北竞王由得她扶起了身,末了又回首邀请润玉:“润玉公子晚上可愿同小王夜谈呢。”

“王爷相邀,润玉自不负好意。”

———————————————————————

嗝,完了,假如有后续,肯定是夜谈,加上日日夜夜的相互试探,然后呢两个人惺惺相惜,最后顺理成章滚上床铺x[闭嘴吧你]

评论(1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