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温剑+赤剑]月明

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前景是温剑在一起但是剑剑激情发现温根本就不珍惜他,然后经过一系列狗血后回了东瀛老家和菌丝一起工作……

但是悄咪咪的说,附加温赤情节也有的,温单方面爱调戏赤,但是不是cp情,更类似于玩,有趣。关于前景到底多狗血呢,还包括了空剑,空网,网空,空网剑,真的很混乱……不过这里都没有说的这些,只有温剑赤剑。

但是,狗血不适应的菇凉们别进来了。

结局是赤剑在一起了。

———————————————————————

神蛊温皇最近经常可以看见FB里面剑无极发的各种状态,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加班,抱着咖啡又或者感慨某某屋的团子味道不够了。

哦,看来赤羽大人把他照顾的不错。神蛊温皇心想,然后继续滑动指尖刷着屏幕。

神蛊温皇看得出来,剑无极在赤羽的家里面,至于为什么知道?他当初为了寻求刺激可没少去烦赤羽信之介。

剑无极工作的时候的笔,喝咖啡的杯子,无一例外都是赤羽信之介爱的风格。

神蛊温皇不会否认自己当初是有点喜欢赤羽信之介的,但是论爱情或许谈不上——他更喜欢惹怒赤羽信之介,然后看他生气愤怒的样子。毕竟他开局,总是赤羽信之介去接。

人嘛,太无聊的时候就会寻找合适的玩伴,不对吗?

那个时候剑无极穿着学生制服,蹦蹦跳跳的,挂着张扬自信的笑容进了他的办公室。

彼时,神蛊温皇教授看都懒得看他投来的文章:出去。

穿着制服的少年很不高兴地,开了一副怪里怪气的正是神蛊温皇最厌恶的腔调:喂~诶!你是谁呀能够看都不看?本天才少年人气很高的!

神蛊温皇冷漠地看了他一样,纯黑的眼瞳隐约变化成了白灰色的样子:嗯?

之后剑无极腿骨折的事情在学校里面闹的沸沸扬扬的,甚至于还有人在校网上刷剑无极和神蛊温皇的cp感,闹的连默苍离都忍不住在四智微信讨论组里面发了一个[震惊]的表情包,表情包还是出自于他的大徒弟上官鸿信。

最近回忆剑无极的时间有点多了,神蛊温皇关掉了FB的页面,又重新打开了另外一个页面,购票。

对于赤羽家,神蛊温皇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但是他并没有去,而且转道去了附近的一家温泉旅馆。

这一天晚上的月亮挺圆,白白亮亮,多么可爱。

神蛊温皇穿着浴衣,举着单反,对着这月亮拍了一张。

剑无极最近感觉不太好,工作上的小错跟蜂窝一样,密密麻麻。连带着他熬夜改工的后果是他的头发掉了不少,最近地板上的蓝头发发量明显增多。

剑无极,怎么了?赤羽信之介给他温了一杯鲜牛奶,说,你这几天好好休息吧,我已经给你请了几天的假期。

剑无极想了想,决定听赤羽信之介的建议,他这几天心莫名刺痛,跳动的快的就像看见了神蛊温皇一样……

剑无极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浑圆白亮的大月亮,盖上了被子。

一夜的梦混乱慌张,一时是自己初遇神蛊温皇,一时又是一段时间的甜腻爱情,一时又是撞见他亲吻黑暗里的他人的不可置信,然后定格在了分手时神蛊温皇的一句:嗯?又好像看见了自己被刀起刀落,死的利落。

神蛊温皇是他曾经的恋人,他是神蛊温皇手上的鹅,会被神蛊温皇拔毛斩死,然后在嘎吱嘎吱咬骨头的声音下被就血吃下。

梦醒时分,一身冷汗,却只是凌晨三点。剑无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脏可以跳跃的这样快,他喝光了剩下的一点牛奶。因为最近降温的厉害,牛奶已经冷的不行。

冷冰的牛奶反而促进了剑无极的睡意,他迷蒙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了一眼迷茫的月色,又重新归于睡眠。

第二天剑无极一觉睡醒,感觉自己重获新生一样,又恢复了活力。

神蛊温皇在飞机上,补觉。

剑无极在被窝里刷FB的时候脸色苍白。

神蛊温皇发了FB。

蓝色飞蛾的头像明晃晃的扎着剑无极的眼睛和心,当初他一个置气不愿意直接删了神蛊温皇就是个错误——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多么的惊恐。

神蛊温皇发了一张照片,很普通的,山间的月亮,但是不对的是右下角出现的屋顶、照片里面出现的凭栏。

那分明是赤羽家附近的一处温泉旅馆!

神蛊温皇竟然来过,而他不知道,他也没去找他甚至让他知道!

被攥紧的心痛感瞬间弥漫开来,然后扩散到胃部。

剑无极蜷了起来,手机被挥到了地上,挥到了正端着牛奶进来的赤羽信之介的脚边。

剑无极!赤羽放下牛奶抱住了剑无极。

剑无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膛起伏的剧烈,眼眶通红,眼睛湿润。剑无极努力的睁大眼睛,然后过了一会又红了。

赤羽信之介拍着裹着被子的剑无极,最后躺下来抱着剑无极一起,摸着剑无极被汗水浸湿了得蓝色头发。

两个人一夜无眠。

剑无极颤抖的厉害,难受的很,看不见赤羽信之介眼里的爱惜。

其实他是故意让剑无极看见的,若不这样,剑无极怎么心死——所以他让小空哄了剑无极过去,碰巧地看见神蛊温皇把他压在了墙角一隅。

赤羽信之介自信他可以把剑无极照顾的更好。

感受着手掌下的骨头硌手的感觉,赤羽信之介默默地计划着什么时候带他多看看他所生活的地方。

忘记一个人,就要先记住自己的生活里已经没了那个人。时间会慢慢的让剑无极淡化,而自己会让剑无极重新记住,记住一辈子。

书房里面各式各样的颜料摆的满满当当的,调色盘脏兮兮的像滚了泥坑的猴子。

神蛊温皇不知道画了多少张画,每一张都是皎洁的月色之下,剑无极穿着黑灰竖纹的浴衣赏月或是吃团子或是微笑哭泣的画。

每幅画的背面都用歪扭的日语写着:月が绮丽ですね。

神蛊温皇把他们锁了起来,连同那张月色的照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神蛊温皇已经不再待在学校,久到妖孽驻颜的神蛊温皇也开始生了斑驳白发,眼尾的皱纹开始抑制不住。

赤羽信之介和剑无极回来了。

两个人相遇的时候,剑无极看了他一眼,然后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嗯,不疼了。再见,神蛊温皇。

赤羽正在前方等着他,手里拿着他当初在学校里面最爱的秘制糯米糍。

剑无极扬起了一个灿烂自信的笑容,一如神蛊温皇初见少年。

蓝白羽扇轻摇:哈,剑无极,再见。

再见再见,再也不见。

评论(2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