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不理解的主题的名字(○` 3′○)

伪·一· 新娘新郎和滚床单和酒
今天是赤司的队友绿间真太郎的结婚的日子,妻子么。
好像最近来自中国的转学生说过的一句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大概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呢?
黛千寻如此看着会场里一身西装严肃的新郎,感慨一下是不是今天他的幸运物比较正常?
“今天的幸运物,是爱人哦!”小麻绘依子甜美的声音回荡在绿间真太郎的脑海中。
今天是一个如此开心的日子,但是新郎周身的粉红泡泡配上一张严肃的微红的脸颊,是不是哪里不对?
“咔吱咔吱……月亮妞你应该调绿色的泡泡的咔吱咔吱……最后一片了啊——好—困—扰”高大的紫原敦咬着薯片,想要拿其他食物的生活却发现自己的零食已经没了,当下索性挪到一边不紧不慢的喝酒的冰室辰也边上拖走其。
至于月亮妞,她想了想似乎绿色的确比较称,嗯,很配翠翠!
“小绿间,你一定要好好对待二姐!嗝!二姐啊,也喜欢晨间占卜……而且二姐也是甜党嗝!二姐她偶尔会有一点自恋……嗝呃!呜呜呜……”黄濑凉太跑到主角那儿去,拉着绿间真太郎和黄濑——或许要改了,绿间尤凉子的手,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二姐的好,说着说着就是呜咽地哭了起来。
新娘绿间尤凉子同样是一个遗传了父母优秀外貌基因的孩子,还有和弟弟同样耀眼的金发,高挑的身材。长长的金色卷发高高盘起,微微向左倾斜,上面的白色马蹄莲绢花连着头纱固定着,微微朱色的眼角有些妖,但是一点也不媚。
“凉太,喝醉了酒就去厕所,还没开始就喝这么多酒,”尤凉子靠近黄濑把他一脚踹去了厕所的方位“去厕所醒酒去!”
前,洛山的人,秀德的人,海常的人,城凛的人,桐皇的人,阳泉的人,还有家属们都已经到齐,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婚礼上很正常,也很平淡,像是每一个人的婚礼,激动地其实只有父母和主角。所以黛千寻只是看着他们交换了戒指然后盯着坐在另一边的黄濑凉太——轻小说被赤司没收了,而荒凉凉太坐的离他并不远。现在黄濑凉太眼圈红红的,眼睛看起了情绪低迷,但是依然微笑着鼓掌——有相机的声音,果然他是会夺取人们目光的存在。
在后面?好像自己也喝了酒……只记得家属们散了只留下他们一群当年一起比赛的小伙伴们接着来。
黄濑凉太哭的不行,黑子帮他顺气;紫原敦直接灌醉冰室辰也然后把他扛去了厕所……顺便找绿间真太郎要他昨天的幸运物;樱井良被青峰大辉和今吉同时告白,吓得不知所措,一个劲的道歉……;秀德的在那里嘟哝着为什么最早结婚的是绿间真太郎;海常……都喝醉了。
赤司呢?脑袋是晕晕的,脚下也轻飘飘的。
回去了?人呢……不明所以的,想要出去透透风,好闷。
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上微微凹陷的【Akashi】在微风中闪烁着点光。
高三的时候,赤司在发现他之后过了几个月,对他告白——答应了,再接着应该的和不该的都做了,和城凛比赛一场以前那个人却不见了……
“你是谁”“我是赤司征十郎。”“你不是……”“黛前辈,我就是我,赤司征十郎”啊啊啊……为什么也想哭了。
“千寻……”好熟悉的称呼,但是已经没有人会叫了,一定……是错觉了。不然呢?穿越到了亿时空去打小怪兽么?
一把剪刀擦着鬓角飞过。哦,老天,现在我相信不是我的错觉了!
慢慢地对上金红的双眼,也许幸福就是这样吧?“赤···司…”
唇上多出了另一个爱人的唇,拼命地汲取一切,太久的不见。后来滚到了绿间真太郎家的客房……然后……
黛千寻把头闷在枕头里,换回来的赤司帮他上药——昨晚太激烈,因为彼此黛甚至没让赤司等太久而是自己扩张了几下就坐上了,后果大概就是现在这样。
记忆共享太可怕了啊擦!为什么赤司你个混蛋不呆久一点!为什么不能消除记忆!


大概,开头还没好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