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吉原梗ヽ(  ̄д ̄;)ノ不过内容正常

“长的真丑,”涂满了白粉的老女人用她细瘦而且冰冷的手捏着我的下巴,冷冷的说“这个孩子长相太平凡,而且我讨厌她的眼睛。”


我有着一双奇怪的绿色的眼睛,老女人说就像是臭水沟里的绿藻——她最讨厌的就是藻类,何况是臭水沟里的。不过我觉得无所谓,被卖进来就已经没法见到天空了。


……


“花魁?”秃绫摇了摇我的肩膀“姐姐,花魁姐姐?一会有新人要来呀!”恍然醒悟距离当初却是过了十年。


不过今天有新人啊?但是和我没关系,好好待在鱼缸里当金鱼供人观赏就好。 我伸手摸了摸发髻上的玳瑁,模糊的记得上一位花魁大人的音容笑貌。


“云间啊”老女人依旧是一脸厚生生的白粉,估计下面的脸早烂掉了。而且烟味真大。 “这两个秃交给你了”她指了指被仆人桃强制按在地上跪着的两个小孩子,七八岁左右,一个是黄色的头发,另一个是银灰色。唔,真可爱,真脏。


“臭死了,谁要?难道妈妈桑您希望待会儿将军大人来了问我为什么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腐烂的泥土味么?”我漫不经心地把玩一把小巧的玉梳“我这里可不是收容所,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收留。”


“……”


我看见银灰色头发的孩子瞪了我一眼,我对她轻蔑的笑“阿猫阿狗也罢了,但是长的也一般般啊。不过阿猫阿狗呢,就是要好好教育指导呢。”


于是,两个孩子就留在我身边当秃。 黄头发的孩子原姓叶山,但是在这里原名没有用,所以我叫她“金平”;至于银灰色头发的孩子,存在感颇淡 ,原姓黛,我想着直接叫旺财太难听,干脆保留她的姓氏。


哦对了,不要误会。虽然我这么说但是我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只不过是后来因为这两个小混蛋故意在我的最喜欢的一件和服上练习书法...我平静地吊起来并且揍了她们一顿,并且罚了三天的米粮而已。


不过金平虽然活泼但是比黛好教育,至少我可以把金平揍一顿然后嘲讽,让她安静几天;黛么,倒不是因为存在感有些薄淡,而是因为她把一切事情都做的不错,甚至是我的每一枝发簪都擦过。


我让绫偷偷把一支贵重的金子制作的前岌簪放在黛的房间里好找理由,但是东西总是找不到在黛的房间里。一来二往我也不去理会,只是她的空洞的眼睛让我看着有着不好的预感。


没错,那个小混蛋害死了我最喜欢的一条金鱼!


“鱼,待在鱼缸里就好了。你,不需要打破规则”我尖锐的指甲在黛的眼角留下了划痕“而且你想要规则?成为花魁?--别搞笑了啊,丑陋的咸鱼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只金鱼。


再接着,我在接待一个武士的时候被黛看见了,然后她可能受刺激了。


略没用啊 ,这种事居然还不能习惯,再有两年就可以开始成为新造着手接客了,我可是连着她和金平的和服都准备好了。


至于客人,我也想好了,找两个没有用的老爷爷就是了比如那个藤本,再或者是那个什么渡的都行。老男人的话初夜虽然很让人感伤但是也就那样了,迟早会经历的。


但愿这两个小混蛋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好好用自己紧窒的肉体接待客人,等级慢慢升高才可以有自由的可能。可能。


接着呢?我就这么的在接待客人中迎来了真正意义上包养自己的旦那,是姓源的一位大人。大人虽然已经四十了,但是对我极其温柔,并无那些人眼中的欲望。


说不定可以离开吉原...算了。别想多了,再过几个月就是黛的处子秀了,我需要好好张罗张罗。


顺便今天那个老头子可能来了,专门热爱钻人和服地下的变态。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