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月下之莲[下]

    素还真第一次看见谈无欲的时候,谈无欲小小的,坐在荷塘旁边的小椅子上安静的吃着莲蓉小包,那一天正好是月圆。

     素还真那个时候也才是个刚刚睡醒的小妖精,一指高,就在那最中间最大的一朵莲花中间那鹅黄的嫩莲蓬之上看着他。彼时的小谈无欲一身黄衣,一头黑发绑了一半在头顶上,面容清秀,眉眼秀丽,好似一个女娃娃。虽然尚小,一双凤眼里就已经是含满了月光的清冷。

      他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食物,不似其他的孩童吃的满地都是。吃完了,也是慢条斯理的拿着一方素白色的小帕子擦嘴,末了把帕子交付给旁边的一个年龄较他差不多的小女孩。

       然后,素还真就看着那个小孩子跟一个仆役坐上另一角的小船晃晃悠悠的在荷塘里荡。

       再然后,他一把把他抓在了自己手里。素还真在发愣。明明就理而言,他不应该看得见他?谈无欲抓着这个从莲花里头找到的小孩,本就生的有点高的眉挑的更高,他用一个指头使劲戳着素还真的脸,戳完了就像每一个小孩子那样高高的举起来给他人炫耀。

        谈无欲首先回岸跑向了最近的那个小女孩,冷水心!你看,我就说是有妖怪的!谈无欲笑的很开心,素还真懵的很惆怅。

        在之后的事情,素还真今生不想再回忆第二遍,黑历史!黑历史!那俩个娃儿把他当做了家家酒里的孩子,一会扒了衣服换肚兜,一会又打散头发梳了一个四不像的俩马尾辫的奇怪发髻。

        在之后素还真很艰辛的回到了荷塘,他捂着心口想着。

        后来么,素还真再看见谈无欲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人也更清瘦了些。脱离了小时候的皮,一身玄衣,看着好似天上的神仙。而素还真也成长了,莲冠,紫衣,一脸悠然温和。

        谈无欲会同素还真对话,话题可以是经书,也可以是玄学,还可以是轶闻——他们二人之间,几乎是没有什么不能聊开的话题。除了素还真会故意的撩拨谈无欲,每每听见谈无欲颇有些咬牙切齿叫他的名字,素还真的笑意反而越发浓厚且一脸温和的应声。

        谈无欲只想打他,但是可惜显然打不过一朵莲花妖,不仅总被闪避,还容易被吃豆腐。素还真极爱掐他的腰,说是谈无欲的这腰身如果刻意那腰带束紧了怕是要叫外头的女子羡慕疯来。

        再后来,就像戏剧故事里面的许仙还有白娘子——但是不同,谈无欲是恰巧的卡在那么一个点上误会了素还真,误会了素还真是为了自己命。那天谈无欲冷冷的质问他,他默认一般什么都没说,憋了许久只有一个我。

        谈无欲去了京城,他不知道一路上一直有一个莲花精在跟着他,他就那样去了京城,从此不再归来。

        素还真一心修炼,却不知道时间过了那么长。对于他而言,不过一瞬,但是世上却早已过了千年。再次醒来,他依旧看见了那人——无欲。他转过头惊奇而狐疑的看着这个男人,你是人是鬼。

         人妖殊途,素还真一下子明白了。但是他仍旧不愿意放手,抓紧了谈无欲。

         素还真的千年雷劫,有意瞒着谈无欲——渡劫之时,他突然恍神,一道雷也就那么趁机劈下。谈无欲匆忙赶到的时候,他正变化成灰随风散去。

         最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留住一丝元神化作莲子——慕少艾说,你猜呀。素还真说难道你拿天上的仙丹灵药救了我么。慕少艾作大惊状,哎呀呀我以为自己藏匿颇好。那,无欲呢?素还真到底还是问了。死了呗,又转世。慕少艾敲敲烟管,但是你们俩也是奇葩,谈无欲现在似乎还记得你一点点什么。

——————————————————————————————————————————————————

         灯会极其热闹,自己收养来的寒山意还小,缠着谈无欲要一同去,于是谈无欲也就牵着寒山意同冷水心一起慢慢的逛着灯会,给寒山意买了一个孙悟空面具。冷水心去看胭脂,寒山意又跑去另一个地方看着摊子上的小玩意。

        谈无欲叹了口气,想去茶楼坐着,一转身确实看见素还真对着他笑。

         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我也哉写的诡异,麦打我。。。其实原本应该是悲剧,谈无欲想起来素还真的时候除却一株枯败的莲花什么也没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