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日月死后的十年

[素还真篇]

素还真死后第一年

谈无欲的功体才重修回去不久,就看见屈世途手上拿着一颗莲子。

谈无欲说,屈世途我跟你回琉璃仙境。

很长一段时间,素还真的灵位前满是吊唁的人,粗略看看,至少来了半个武林。还有的,估计是看看真死假死。

素还真死后第二年

武林里还会有人拿谈无欲和素还真比对,但是谈无欲置之不理,继续熟悉掌握素还真的人脉。

夜晚的时候,谈无欲偶尔会拿了坛酒坐在玉波池边看着一池莲花喝酒,说说现在的情况。

但是他也明白,没有一个一身莲花的人出来。

素还真死后第三年

很忙,每天都忙着处理事情,素还真的人脉也差不多能很好的运用,也扩大了更多。

素还真死后第四年

难得的一点休息时间,谈无欲在难得的梦境里梦见了了刀戟戡魔时的忙碌。

还有那个一身暖黄拿着烟管的神医。

还有那个一身骚粉梳着高辫的剑者。

但是都不在了。

素还真死后第四年

重复的重伤,谈无欲自嘲医术正在朝药师慕少艾靠近。

素还真死后第五年

素续缘的医术越发精湛,谈无欲说,素续缘是个好孩子,我那满腹黑水的同梯也不知修了几世福气。

素还真死后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第九年,一样的忙碌,重复着重伤濒死,化身,本尊修复的生活。

素还真死后第十年

谈无欲拖着身体慢慢挪到玉波池边上,说,素还真你果然会带衰人,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体会到的东西我体会了三次。

[谈无欲篇]

谈无欲死后第一年

公孙月听说谈无欲逆天而力竭运穷的事情的时候,硬是要不顾产后的身体去中原。

蝴蝶君不解,公孙月说她心悸的很,不看一眼不能安心。

蝴蝶君抱怨的哀叹自己的地位,带着公孙月回去中原,而色无极留下照顾小月娘。

公孙月赶到无欲天的时候,谈无欲盘坐在那株歪扭的树下,就一方矮桌和疏楼龙宿喝着酒。

无欲——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下,只是不待她过去。

那人嘴唇微微蠕动,脸上挂着的笑意见她后又深了几分。

好友——一头银丝自肩膀垂下,酒液在地上淌着。

公孙月第二次哭,第一次为了蝴蝶君,第二次为了谈无欲。

疏楼龙宿和公孙月一起在无欲天布置起了灵堂。

灵堂上,蝴蝶君没有多说,只是抱着公孙月。剑子把手搭在龙宿的肩膀上,沉默不语。

下葬的时候,公孙月半佝着身体一捧一捧的撒下土。

谈无欲死后第二年

无欲天的石碑上开始有藤蔓附着,但是公孙月还有疏楼龙宿祭拜的时候总会拔去。

无欲天也总是让疏楼龙宿差了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好似依旧有人居住。

谈无欲死后第三年

无欲天里的荷塘已是经历了几开几谢。

谈无欲死后第四年

公孙月带着小月娘来看谈无欲,公孙月对着谈无欲的墓碑说,乖月儿,叫义父。

谈无欲死后第四年

公孙月四人和疏楼龙宿剑子仙迹一起对着月亮喝酒。

那天公孙月喝了很多,疏楼龙宿也是。

无欲——你回来看看可好?

谈无欲,汝可知地上的人有多痛苦,你竟完全不打算回来看看么。

谈无欲死后第五年

谈无欲的墓旁边多了一枝矮矮的苗,很像万年果的叶子。

谈无欲死后第六年

小月儿会到处跑,一点不像女孩子,反而像男孩子。

谈无欲死后第七年

墓碑旁边的矮苗长得很慢很慢,两年也只高了一寸不到。

谈无欲死后第七年

莲花开的已经让荷塘几乎挤不下,疏楼龙宿索性又扩了荷塘面积。

谈无欲死后第八年

偶尔会在谈无欲过去的房间里看见一点动物的痕迹。

谈无欲死后第九年

好友,你还是不打算回来看看?疏楼龙宿立在墓碑前良久。

谈无欲死后第十年

公孙月和疏楼龙宿发现了在谈无欲墓前站立着的素还真。

下意识的以为是歹人。

素还真嘴角有血丝溢出,他说,师弟什么时候走的。

两人冷冷的站着。

十年前却不见你来看过他。

素还真抿唇,张口却是什么话都没有。

能说什么呢,不相信,不愿来……到底还是来了。
end

评论(2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