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日月才子的胡思乱想[内含些许互攻]

.1 初次那点事     

      彼时的素还真谈无欲还在半斗坪上同修的时候两个人总归是在一连串的意外下表了白,然后周公礼就成了问题。

       大家都知道,谈无欲这个人在有的时候是比较认死理的,比如后来拒绝阴无独的时候“要修道人成亲等于废攻判死”,不过既然这样又怎么可能和师兄一起困觉呢?所以咱就先默认那会谈无欲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和自家师兄的那点事。

       不过, 回归主题,谈无欲自小认定了道家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斩了白龙的礼,一向是清心寡欲,即使是被某自号白莲的师兄坑上了床铺的时候也依旧是很有些抵触的。 然而,抵触归抵触,奈何师兄“你我功体属性相对,做了那事也无坏处反而有益修行”“师弟不是一心想在师兄之上么”,乖乖让人拐上了床,而且不出乎意料的要求在上。

        素还真谈无欲心里倒是都对上下没多大感想,横竖是自己心尖上的人,上下又没多大关系,所以素还真十分干脆的四仰八叉倒床上,想着大不了以后轮流制也一样。

       谈无欲是没想到素还真这么干脆,一下子犯了难完全不知道要干嘛,困扰的深思一本正经的拆了自己的木簪回忆相关内容,最后却只有自己小时候和妹子谈笑眉一起自山下村民那里听到的一句“和男人睡一起会怀孕”。

        应该是差不多的……字面意思?

        于是谈无欲深沉的抱着素还真在师兄那复杂的眼神里抱着他一起睡下。

         理解一下咱正直的谈道长,人家打小就待在半斗坪上鲜少下山,加上八趾麒麟又哪里好意思把那些个书籍直接放书房里面由得这几个天天翻他书房的小鬼翻看?时间一到连白龙都没了看那些书也没用,八趾麒麟如是想着把那些书藏进了自己的枕套里面还有床底下。

        谈无欲瞅着素还真的眼神心里还是不解,难道不是这样?然后就听见素还真对天长叹“师弟……”果然就不该信你会这档子事。于是素还真就慢慢的亲上了自家师弟薄薄的嘴唇。

         那一天,谈无欲终于明白了所谓“睡在一起”的意思,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他一直恨的牙痒痒,熬夜看完了师尊的收藏品, 然后一心想着在素还真身上折腾回去。可惜素还真总是趁着他在情欲上的欲望较他寡淡几倍的份上引导他家师弟了解人间爱欲。

        么,不过到底谈无欲还是折腾过素还真的,原因如前文,横竖两个人一块呢上下又不那么重要。大不了上回来。素还真如是想,所以每隔两周谈无欲的腰总是看着怪,对素还真的态度也格外的尖锐。小无忌那会才进门不久,只以为是大师兄又欺负了二师兄;八趾麒麟么,常年云游。

.2当大家换了个灵魂      .0

        谈无欲的清晨清醒时十分惊悚。他瞪着自己的一双大眼看着床上的另一个黑发的,女人。

        而且看脸,好像还是叶小钗的孙女花非花。

        大概是感觉目光的凝视,花非花的眼皮动了动,悠悠转醒。

        “假仙,怎么了?”

        假仙,秦假仙?谈无欲说自己内急就下了床一路提溜的跑路进了后院打了桶井水。

        谈无欲想说两个不雅的字。

————————————————————————————————————————————————

        素续缘进琉璃仙境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秦假仙和屈世途在那里坐着喝茶,而素还真在厨房里捏包子,谈无欲在教训荫尸人业途灵。

        素续缘觉得大概是因为自己和大师讨论佛法太晚结果没睡好的关系。

        屈世途笑眯眯的对他招手“续缘。”笑容像极了爹亲。秦假仙面无表情一脸深沉的也想他点头“续缘来了” 。

        这个世界怎么了?素续缘在内心仰天长啸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