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日月]过白驹

      谈无欲小时候是一个十足十的熊孩子,很跳,非常跳。

      平时也就和素还真一起跳跳,还好,能拍熄,就是自己也会在床上休养十天半个月而已。

      但是如果是谈无欲自己要跳,十个素还真都拦不住。

      咋说呢。

      谈无欲自己在台阶上跳结果[扑通]一下,一下巴磕上了石阶。

      当时素还真正在教无忌天子如何正确的噎自己的二师兄还有师父。

      就听见“咚”的一声。素还真好奇出门看,就看见谈无欲的下巴用力的磕在凹凸不平的石阶上。

      然后素还真很不客气地笑了出来,“哈哈哈谈无欲你都六岁了居然还会摔跤哈哈哈下巴还磕着了!呼、呼!噗…”

       无忌天子也出来看,吓的赶紧上去问谈无欲疼不疼。

       谈无欲再傲再要强也是个六岁小屁孩,眼眶红彤彤,整个下巴又乌又青又黑,磕的最严重的地方被蹭破了一大块皮,没流血,里面粉血的肉却是看着瘆人。

       素还真笑完了,就赶紧过去拉了谈无欲起来,虽然被谈无欲狠狠的掐了一把。

       谈无欲跟着素还真一起走,一路走又忍不住回头去愤恨地盯着刚刚磕到的石阶,末了又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走前面一直憋笑的素还真。

       素还真已经没笑了,一本正经的踩在凳子上拿了各种瓶瓶罐罐还有一小卷纱布下来,对着谈无欲说“师弟,你先洗洗伤口,待会咱上药。”

       谈无欲洗伤口的时候,素还真忍不住摸了把自己的下巴,啧啧啧,看着就很疼,还要洗这么久。幸好不是我磕了。

        然后素还真慢慢的用手指挖了药膏出来给谈无欲可怜的下巴抹上去,动作轻柔但是不缓慢,途中谈无欲的眼眶也是又渐渐的上的红。

        师弟怎么不哭呢?当时的素还真很想看谈无欲哭一次,不过半斗坪上的百年间他始终不曾见过;而等他终于看见了师弟在哭的时候,素还真却又不想看了。

        “劣者到现在都记得无欲那个时候通红的眼眶呐~”

         “素大闲人,你若当真是这么闲,不如离了无欲天去。苦境事多,想必总有事情是需要素大贤人亲自操刀动手。”
        
          “耶,同梯啊,你我师兄弟二人自玄机门后已是许久不曾共饮了。劣者也可是不能浪费了师弟这杯上好的阳羡茶啊。”

          素还真的大拇指摩挲着薄薄的瓷杯,隔着茧都可以感受到的滚灼。

          但是这茶是好茶,茶梗立着,茶汤颜色亦是极清,茶香醇正。

          “师弟呀,外头月光正盛,庭院里头想必极美。”

           “可要与为兄的一同做了闲人赏景?”

            “然。”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