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日月]君卿齐君君还否?

        谈无欲的孩子缘好不是说假话的。屈世途默默的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肉,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暂且劳烦屈世途好友代为照看一下了,这几天同梯好友旧伤复发,劣者须得走一趟无欲天。

        屈世途看着睡得就差没冒鼻涕泡的小孩子,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慢慢地把这个孩子放床上去,盖好毯子,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

        这几天大概要麻烦一下青衣了…

        脱俗之境无欲天内,素还真在那里守着药炉子给谈无欲煎药。

        师弟,伤势如何?

        有了素大贤人亲自着手的药汤,料想是应无虞。

        耶,道友这话可就是夸大了劣者。劣者不过一名寻常医者…

        你若寻常,天下名医便尽是虫豸了。

        来,师弟,小心烫。

        嗤。

———————————————————————————————————————————————————

        谈无欲的一头银白长发最是让素还真爱不释手。虽然银白长发的先天人不少,可是素还真始终觉得谈无欲的一头华发最是好看。

         很少有人见过脱俗仙子一个人独自伫立于山顶的时候,还是黑夜月圆的时候。

         但是素还真见过。

         谈无欲束的高髻,余发散落:两端的水晶莲花吊坠拖着长长的穗子,长长的黑色的穗子。黑色的穗子在月光下泛着光泽,宽大的滚金边的黑色道袍在夜晚的山风下被吹的不断鼓起。

         素还真看着因为过于清瘦所以一直被夜风吹起的衣袍,配合上被吹起的白发…

         月光清清冷冷的。

         一瞬间有了那人要羽化而登仙的错觉,将以月华为梯,步上天迹。

         素还真握着手里的一络银白发丝,慢慢地从自己的散发上剪下来同样的一络长发,打上结,装进小小的嚢袋,一个黑色的莲文布雕的嚢袋。

         素齐君,从此你我为齐君。

———————————————————————————————————————————————————

         爹爹,爹爹!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了迎面而来的谈无欲怀里,卿儿想爹爹了,君父对卿儿不好,总是打卿儿!小娃委委屈屈地,一双杏眼更是水雾茫茫的。

         谈无欲盯着素还真,没说话。

         劣者无辜啊,道友——!

         卿儿走,爹带你去海外找你月姨娘,小月姐姐玩。

        小月姐姐!耶!

        谈无欲摸了摸小娃儿的两条马尾,明天爹爹就带你去坐船。

        那君父呢?

        ……谁理他。

        耶,道友啊——

       
End

咳,这个故事有后续的,但是莫名忘了脑洞,先把前面弄上来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