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赤黛]共此

     阳光是说不上有多好的——黛懒懒散散的,椅坐在游廊的一角。自个儿是刚刚睡着的,但是从自己手上滑下去的书册偏着又是老大的一声响。

     啊,啊,真麻烦。黛只感觉自己的眼睛并不是那么的适应一下来的光亮,叹了口气打了个哈欠,又是慢悠悠的伸手去够地上那本书册。

     长长的袖子垂到地上,黛伸手夹住书脊,慢腾腾地挪了起来,然后更加懒散的靠着背后那根朱红色的支柱。

      蓄的偏长的银灰色长发,早晨的时候被赤司亲手执了紫檀的木梳子一下一下地,温柔而小心的握着,用一根红色的皮筋束起的高马尾现下已经被蹭的松散。

      好想剪掉。黛垂着眼皮,百般惫懒的想,这个国家真是麻烦,竟然不然剪去头发。有些胡乱地抓挠了自己的头发,干脆继续靠着支柱小憩。

      黛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赤司一直在看着他。

      赤司是很喜欢抚摸黛的头发,银灰色的柔软发丝,就像一卷上好的银丝——不,再好的银线也不能类其三分。

      只是黛并不在意,甚至经常弄的一头乱糟糟的毛发四处翘。

      实渕来串门时,尤其喜欢用食指捻绕着自己的一头黑发,语气惋惜地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点这样的意思,哎呀呀,小千寻真是浪费啊。

      黛总会平静的看他一样,所以呢。

      所以呢,千寻你这样是应该小心风寒的。

      赤司拿了一块干毛巾过来,揉着黛刚刚清洗过的长发。黛跪坐在地上,半眯着眼睛,手上的书册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翻捡捡。

      赤司伸出手又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被风又吹的翘起来的几根乱发,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千寻睡的并不会多么浅,但是尽管如此还是要小心的——赤司慢慢地把黛整个人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抱回了房间,给他盖上被子。

      他则在纸上倾注全部的注意力。

      赤司的行书,是写的非常好的,银钩铁画,规矩却又在转折之间力道遒劲,藏着锋芒。

      黛千寻。

      ——听说中原有一个著名的词人,写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黛听见的时候,头都没抬起来。但是足以让人想,他脸上的表情是依旧淡漠的,嗯。

       千寻偶尔也应该热情一下吧。

       黛正在赶着稿,书肆的截止日期就是明日晌午之前。

       黛抬起了头,眼下挂着乌青,你说什么?

       作家,是不是都喜欢熬夜?

       实渕正在用澡豆清洗着自己骨节分明的一双好手,前几天听说是黑子的截稿日,听说他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脸色就像根武谷的肤色一样,洗都洗不干净。

       赤司不可置否。

       黛 千 寻

       嗯…?我怎么在房间里…赤司?

       黛又伸了个懒腰,问到,我的书呢。

       桌上,不过千寻你的爱好真的是越来越,嗯,难以捉摸了。

       东陵不笑生,我在船上的日子。

       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