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温剑]指骨[下]

一脸耿直的回来填土了,下篇会更加无聊一点,因为你们会看见我完整的脑洞23333333

对了,指骨有没有这回事我也不知道…😂😂😂😂

准备好了吗,进来的小宝贝们?带过的凰月俏雁。

确定噢~?

——————————————————————

  史存孝正在收拾自己的房间,现在是一点一十五,他一点二十出门坐十分钟的公交车正好到剑无极的家。

  “哞”的一声,史存孝的手机提示来了一条短信,史存孝滑锁点开,是剑无极的。

   "笨牛,下午取消啦!临时有点急事需要我处理一下,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好好开黑!"

   史存孝看了看短信,继续收拾房间,思考剑无极怎么突然会有急事,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呢……

   另一边的剑无极整个人瘫在了房间里,他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神蛊温皇。

  假如是之前的剑无极,他肯定会叼着半截碎冰冰吐槽这么热的天气还会有人穿着长而曳地的华服还披着头发出门,但是现在的剑无极只能呆呆的。

   神蛊温皇摇着扇子看他,右手小指根部的一圈红不断的吸引着剑无极。

  剑无极就那么箕似地坐在床上呆愣地盯着那圈红,眼神涣散又表情恍惚间或痛苦,那圈红全然像是圈着他的心脏。

  大脑中全是神蛊温皇。

  当初在处理完元邪皇的事情之后,俏如来在一出名叫无名的小山山脚发现了不一样的力量,这种力量不同于俏如来见过的任何一种力量,看着温和而又充满了戾气。

   当时,剑无极说,又不可能毁灭世界,怕啥啦——?有我天才剑者在此!

   再后来的,自海境开始,莫名出现了一个能量漩涡,崩毁海境,他们赶到的时候,整个海境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再而后呢……?

   '神蛊温皇…这次要能活着回去,我要在上!'

   '哈…能活,再说也不迟。'

   中原与苗疆出现的漩涡不一样,甚至是强制性的毁灭中原和苗疆一般,俏如来还在苦苦挣扎,雪山银燕和始拉拽着半只脚被吸入的俏如来,史艳文和藏镜人还在找寻漩涡是否存在破绽。

   力终有尽,已经被拉入漩涡的剑无极把逆刃抛给了任飘渺,大声地喊:好好照顾我的逆刃!

   任飘渺接过逆刃,带着一贯的欠揍的口吻,'废物,自己的刀还要别人照顾。'

   等剑无极回了神,自己已然立于土地之上,而眼中只有被吞噬的仅剩余上半身的任飘渺,任飘渺又变回了神蛊温皇,沾满了血液的薄唇动作着。

   '剑·无·极——'

   'あいしてる'

  '任飘渺——!'

  这次之后,整个中原与苗疆的百姓几乎被吞噬殆尽,群侠更是损失了一大半。除了神蛊温皇,还有史艳文……

   剑无极在神蛊峰内看着手中的一截断指,那是神蛊温皇留他的右手小指。

   曾经剑无极和雪山银燕在苗疆的某个地方凑闹热的时候,听说过,小指是姻缘指,月老的红线都牵在了小指上,而右手的小指更是情深义重,向月老祈求未来的每一生每一世都是对方。当地有的老人,或缺右手一指,或脖子上挂着一节骨。

   剑无极拿了一把匕首,慢慢地削去上面的皮肉,渐渐地露出了里头的白骨。

  剑无极想,逃应该是逃不掉的。

  现在道域羽国魔世东瀛…无处容身。剑无极小心地挑去附着在指骨上的碎肉,不在指骨身上留下划痕。

  然后就是把指骨放在樟木盒里,假如这根指骨真的可以牵引月老的红绳……鲜血一点一点的滴在了樟木盒内,剑无极轻轻地把指骨放了进去,

  ——来生再见。

  他们班的班长叫冽凤蝶,是一个伶俐果断的姑娘,她自小在苗疆长大,曾经一回他们带着史存孝追求隔壁班雨音霜的时候她说过,有的人会以右手指骨当做誓约,和心爱人的血液放在一起可以祈求来生的再遇。

  神蛊温皇张了张口,剑无极,你就这么招待你的老师?

  然后,他就收获了剑无极式的拥抱。

  剑无极挂在了他的身上,深深地把自己埋在了神蛊温皇的发颈间。

  神蛊温皇眨了眨抹着细闪蓝眼影的眼睛,深深地抱住了剑无极,感受着许久不见的恋人的体温,心跳。

  啊呀……自己的这颗老心脏,仿佛又开始愉悦了起来。

  好在第二天依旧放假,剑无极还可以揉捏着自己酸软的腰控诉那只蓝色的老男人,明明都不知道多少岁的人了还那么的过分,啊,不知羞耻!

  神蛊温皇提着外卖粥慢吞吞的挪动,“耶,我昨天也说了,我沉睡千年啊——”嗯,很好,“啊”字拉的十分的抑扬顿挫。

  抑扬顿挫个大头菜啊!

  哈?你说温皇怎么活着?总之就是温皇被卷入了另一个世界的神蛊峰,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是以前救过的一只鲛人救了他,那只鲛人一阵呱啦神蛊温皇听不懂的语言后强行给他灌了一碗肉汤,不得不说鱼香浓郁的同时血腥味也很浓——神蛊温皇看见鲛人的手臂上缠着的绷带。

  反正之后么神蛊温皇就在这个神蛊峰陷入了长眠,根据那个鲛人的比划来看除了自己和他,所有九界的人难逃一死……或者说,一个新的轮回。

  然而不论是不是新的轮回,人总会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遇见一个该遇见的人,又或者在某一次擦肩中,带着疑惑,

  ——“你好,我叫凰后,有兴趣一起来杯咖啡吗?美丽而诱人的小姐。”

  ——“我是姚明月。比起咖啡我更爱伏特加…有兴趣拼酒吗?凰后。”

  剑无极握着两支冰淇淋就看见两位成熟女性踩着高跟鞋走向了一辆深紫红纹的私家车,不禁张大了嘴——凰后和姚明月!!凰后和姚明月!!凰后!!和!姚明月!!

  上官鸿信那只落翅仔不会哭出来吗??!

  咖啡馆里的上官鸿信打了一个喷嚏,成功收获了来自于俏如来的嘲讽。

  神蛊温皇软绵绵的倒在剑无极的肩膀上等着剑无极喂他冰淇淋,然后带着剑无极回车。

  在剑无极的嘴唇一动一动的说话的时候,嘴角沾了冰淇淋的奶渍,里面是又红又软的舌头。

  人生呀,愉悦。

————————————————————————

填完土啦!撒盐!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