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温/任剑]偷心(下)

续不出原主的感觉,大家多担待着点 😂😂
@晏如  万一我被人打了记得罩着我

前文戳晏如巨巨

————————————————————————

    神蛊温皇在房间内为风间始医治,凤蝶在里面帮忙,自己只能呆在外面等待结果。

    剑无极拧紧了眉头,按在逆刃刀柄上的手关节发白。他害怕风间始的病情万一严重到连神蛊温皇都…回想童稚的欢笑嬉闹,少年开始的漂泊无定,己身如浮萍,又怎能放心舍得下小弟?

   “嘎吱”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凤蝶推着神蛊温皇出来,神蛊温皇瞧见着剑无极的期待神色,端好了自己生死无关的淡漠,

   “生死有命,令弟……”故意地把话吊着半截,好似略为难的样子,就见着剑无极的面色开始发白。

   “…令弟自然无忧,只是还需要多调养。”

    剑无极总算放心,又想着把小弟安排到一个好地方,听说有个地方叫黑水城,城里头和乐融融,他却不知。

   “不知温皇先生可否告知黑水城的所在?听闻黑水城宜居,想把小弟安置在那里。”

   “凤蝶。”

   “是。这是黑水城的路观图,进入后可报千雪孤鸣。”

   “多谢先生。”

     凤蝶推着神蛊温皇走了,剑无极坐在风间始的床边看着自家小弟的一头卷发,心头过往尽是这十多年的人生,看着小弟安好,又不自觉想到了任飘渺。

   爱情的滋味像是传说中西方大陆的一种毒药,甜美的更甚于新鲜的蜜糖,黏黏糊糊,黏住一个人的思维。

   剑无极——一个在偌大江湖里面算得上的新鲜出炉的可口小点,毫无招架的力量。

   经过神蛊温皇的治疗后,风间始的手会偶尔慢慢的移动,然后渐渐地可以睁开眼,可以说话,可以坐起来,可以走路。

   “阿尼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适合你调养的地方啦!医生说你要找个好所在慢慢调养!”

   “可是阿尼基你地图拿反了…”

   “啊?!咳…这只是我给你的一个小小测试看你到底有没有差不多好就对了。”

   黑水城确实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姑娘还好看,人也热情,比如说才进了城门就看见几个姑娘凹着一种十分奇特的口音:“萨瓦迪卡~欢迎大家~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美丽黑水城~”然后就看见姑娘们不断凹造型“我们东西很好次~人长得好看~小哥哥比小姐姐长的还好看~”

     剑无极陷入了思考。

     这个地方,是不是走错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字还是认得清楚,城门口就是硕大的“黑水城”三个字。

     俗话说得好,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还有一句俗话说的更好,有缘千里来相会。

     在黑水城入住的第一个晚上剑无极安详地闭眼睡觉早上一睁眼就看见了一双冷漠睥睨的紫色眼眸。

     看见剑无极睁开眼睛,瞳孔骤缩,任飘渺伸手抚摸着剑无极的鬓发,就像之前在他家爱抚剑无极那样的去抚摸他的头毛。

   “任飘渺……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家客栈也是我的产业,老板巡视产业。”

     剑无极暗自腹诽就你懒得……还巡视,十有八九找了人跟着才对。

    但是怀疑归怀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任飘渺咬着剑无极的耳朵,又把剑无极的头用手垫高点,拨开发丝咬着剑无极的后颈。

    剑无极的第一个反应是任飘渺活像只猫妈妈,非得叼着幼猫的后颈才肯带着幼猫活动,任飘渺咬的略重,于是他忍不住哼出了声来:“任飘渺你怕不是被猫附体了,还是只母猫。”

    任飘渺闻言,喉咙里咕噜了两声,在剑无极耳朵里面俨然就像一只大白的母猫咪,通身雪白的它叼着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蓝猫幼崽。

   至少在任飘渺面前,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是真的——剑无极眼中精光一闪,恶狠狠地挠了两把任飘渺的背。

  “剑无极你是属猫的?”

  “比不上你啊任飘渺猫妈妈!”

    任飘渺选择放开剑无极已经被他咬的水淋淋快渗血的后脖子,他看着剑无极,笑眯眯的摸了摸剑无极的柔软头毛,然后另一只手干脆的抬起剑无极一条腿一次压到剑无极的脸旁。

    剑无极是习武之人没错,身量当然不硬,但是不代表这猝不及防的一下剑无极毫无想法。

   “嗷!!任飘渺你这个天杀的!!”

   “阿尼基!怎么了!”

    震惊的风间始X1,风间始的懵逼+10086

   “对不起阿尼基,我走了!”

   “哈吉咩啊——任飘渺你放我下去解释!”

   “解释什么?”任飘渺自然的把剑无极捞起来抱在怀里爱抚“你就是我的人。”

    自下而上,哭吃苦吃啪啦啪啦![←一段BGM的音译,抖音挺多。]

    过了很久,任飘渺任大猫咪心满意足地抱着水淋淋的剑无极小猫,脸上大写的“满足”两个字。

    剑无极一脸疲惫,很不客气的把腿搭在任飘渺的腰上斜斜的瘫着,推开任飘渺。

   “乖,我累了,自己出去扑蝴蝶抓鸟去…zzzzz”

    睡的真快,任飘渺一边想一边施了个清洁术,把两个人弄的干净一点,床也干净一点。

    然后把剑无极的小中分拨好,身形面容又重新化作神蛊温皇,拿了把剪子卡擦卡擦,从袖袋内取出一盒蓝色眼影。

    第二天,太阳当空照,剑剑在尖叫。

   “神、神蛊温皇,你怎么在我旁边?!任飘渺呢——”

    傻了吧唧的,神蛊温皇心想,然后以任飘渺式的不屑看了他一眼。

    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叫?

    剑剑说,不是想尖叫,都怪任飘渺!

    剑剑摸着自己酸软无力的腰,咬牙切齿地想,没错都怪任飘渺!

    其实任飘渺也很无辜。

    剑剑辣么好吃,辣么美味,香香的口味辣辣的感觉,不一样的滋味啊!

————————————————————————

尾声之哈吉咩

    哈吉咩:我好像完全被遗忘了呢…

    小玉:安啦,今天你说好给我簪子喔!

    哈吉咩:嗯!小玉姑娘,我们走吧!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