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主人、蝴蝶、猫

一个白开水作者试图撒糖泼盐的日常x

biubiubiu~

————————————————————————

1.
  
    神蛊温皇是一个很意外的喜欢蝴蝶的人。

    不,或许说是只喜欢他家的两只蝴蝶。

    那一只蝴蝶是一只蓝紫的大尾凤蝶,而神蛊温皇就叫她凤蝶——在一个阳光烂漫的早晨,温皇正在懒懒散散地瘫在阳台的躺椅上一下一下的摇啊摇的时候,那一只美丽的蝴蝶飞了进来,停驻在了那朵小小的紫色太阳花上。

    没有什么比那个时候更美好了,老人家·神蛊温皇难得的想。

    一只在阳光下轻轻扑闪着的蓝紫蝴蝶,翅膀上闪烁着点点萤光。不管怎么看,比其他任何一只蝶都好看。

    而且那只蝴蝶似乎不打算走了。

    所以温皇家的阳台上,多了许多盆新花,虽然都是千雪和藏镜人搬的,花也不是神蛊温皇照顾,是凤蝶在浇的。

    但是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只蓝黑色在脑门上掺了两搓白毛的废柴野猫,一直追着他家可爱的蝴蝶,面皮厚的赶不走。

    反正还是留下来了那只野猫。

  初衷是让它留下来卖萌,结果呢,天天盯着我蝶。呵呵。

    神蛊温皇摇晃着扇子,呵呵呵地捏着它的后颈把它进了水盆然后迅速地扔掉了捉猫时候隔着的一块丝巾。

“不把自己洗干净,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我不稀罕你亲自扔我进去洗澡歇歇,法制社会要有猫权了解一下?

  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了解一下?!
  
  目睹神蛊温皇这一动作的剑无喵一脸生无可恋地在水里扑腾,喵喵地喊着救命。

   来喵啊!!杀喵拉!!!神蛊温皇你不是人!!!

   可能剑无喵天生吸引同伴,剑无喵看见窗台上隐约的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时还是很开心的,一双大大的蓝色喵眼满是重生喜悦。

  感谢老爹感谢哈吉咩!!天使!!

   可惜的是,剑无喵天运不足。可能是因为还没黏上俏喵,说不定多粘粘可以偷一点天运。

   一只一身绿卷卷还长了半脸毛遮着脸的骚包喵影摆脱了圣光出现在剑无喵眼前。

   剑无喵觉得即使是自家那个讨厌的中分棕马尾喵师兄神田都比眼前这个好。

   隔壁史家的戮世摩喵,本命史喵义。

   呕.

   剑无喵选择瘫着身子当泡澡,作为一只东瀛喵 ,区区泡澡!

   但是剑无喵没那么老实,特别是他现在很想挠神蛊温皇一爪子。

   所以当神蛊温皇的养女凤蝶放学时,她一进厕所就看见满地积水和一瓶瓶泡在水里的洗发露沐浴露一类还有几瓶神蛊温皇的限量W.J的周年限定包装护肤品们和一盘被打碎了的细腻蓝金410单色眼影的时候,她果断捏住了地上那只湿淋淋的剑无喵的脖子,用一块抹布。

  “爸,这个东西怎么回事。”

  “耶~凤蝶你不喜欢吗?”

    凤蝶选择展示一下剑无喵的杰作。

  神蛊温皇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宝贝眼影盘。

  神蛊温皇捏着剑无喵进了一个房间。

   原本剑无喵在空气中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最后愤愤地喵了几句。

   一直趴在窗台上的史喵义愉悦的甩哒着自己的尾巴,他听得见剑无喵在喵什么

   ——这人怕不是石乐志!!

  来自可爱的小剑喵的心灵深处的呐喊。哦!听着尖叫中饱满的情绪,啊!看那猫的爪子是多么的渴望着自由!

   但是,作为一只高贵优雅的戮世摩喵,怎么可能会选择继续听墙角呢?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好好关♂爱一下自己的同伴。

   忘了说,史喵义,戮世摩喵,是修罗帝国第三十四任帝喵。

   吹了个口哨,一只深蓝色的小喵啰就被叫去关爱关爱剑无喵。

  为什么要关爱呢,因为剑无喵出来之后就一脸悲伤的45°仰望天空。

   但是戮世摩喵某个意义上来说差点让剑无极无家可归,假如它知道剑无极差点因此长期住在他家和它抢银燕,鬼理它。

  “阉了他算了。”凤蝶看着一堆一直缠着剑无喵的小母喵们如是说。

  “直接扔了吧。”来自万恶的神蛊温皇。

    那只粉紫色的蝴蝶扑闪扑闪地飞了进来,落在凤蝶的鬓边。

   “哎呀,我心爱的蝴蝶和我心爱的蝴蝶呀。”

   “两只活泼可爱的凤蝶呢。”

    “……”

   一阵尴尬的沉默。

2.
   总之剑无喵留下来了,但是仍旧被扔进了笼子里被凤蝶提着打包带进了宠物医院割蛋蛋。

  这下剑无喵真的只能仰望天空了。

“那一夜/星辰坠落云汉……目送你/一路行远”

  瘫在凤蝶贴心制作的小软榻上盖着小棉被的剑无喵留着悔恨的泪水,麻木地盯着眼前。

  神蛊温皇在它面前捏着它的蛋。

  那天,凤蝶说带它出去玩,然后就有一个白大褂的人强行从蝶蝶手里抢走了自己,剑无喵在笼子里面看着被另外几个白大褂拉住的蝶蝶,在笼子里面不住的挠来挠去。

   嗷嗷嗷我的蝶蝶!!你们这群两脚兽——!!!

  再然后剑无喵被放在了一个高高的台子上,然后它就失去了知觉。

  总之经历了软绵如泥被蝶蝶又抱回家等等一系列之后剑无极瘫在了小软榻上麻木地被迫接受神蛊温皇的“关注”。

  一开始它的蛋只是被蝶蝶带回了家,然后蝶蝶又出去帮它买营养膏一类准备科学养猫,前脚蝶蝶才走后脚神蛊温皇就“噌”地一声坐了起来。

  不动不摇坐如钟吧温皇大概……

  然后神蛊温皇丧心病狂地把凤蝶放在冰箱里面的蛋拿出来在它面前晃。

更可气的是,神蛊温皇这个犊子一边晃一边“哎呀呀”。

  剑无喵的麻药效果还没退干净,舌头还一吐着眼神空洞,只能看着面前的蛋留下一颗悔恨的泪水。

  恨不该信两脚兽,悔不该招惹神蛊温皇!

  天要灭忠猫啊——!

  反正剑无喵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适可而止”这四个字的。

3.
  所以剑无喵这一次真的被丢了。

  理由可简单了因为他把神蛊温皇送凤蝶的一只星空瓶打碎了,还泼了神蛊温皇的24小时粉底液,顺便断了神蛊温皇的几支限量口红。

  神蛊温皇离开周公的棋局的时候还晕乎乎的,但是要感谢狼主的到来。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剑无喵那么作死,才好找理由扔了它呢?

  不过按照剑无喵的说法是,神蛊温皇老了,不然不会连有猫爪子在他脸上晃悠都感觉不到。

  想知道神蛊温皇的脸怎么了吗?

  参考一下满脸猫爪印的如花?要不怎么吐槽剑无极是个精,居然拿尾巴和猫爪给神蛊温皇撸了妆,虽然效果……嗯。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