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温剑]咖啡面包

现代风,如果还有后面的话可能穿插前世今生……吧?

走起吗?老铁——

前排插入OOC  OOC   OOC   慎入慎入慎入

———————————————————————

0

   剑无极喜欢吃金皇冠的咖啡面包,特别是刚刚烤好冒着滚滚热气的那种。

   咖啡面包上面有一层薄薄的咖啡酥皮,下面是柔软香甜的奶酪夹心面包。

   虽然别人一直觉得咖啡面包偏甜腻,剑无极却觉得刚好,尤其钟爱咬至中间时柔软的奶酪和泛着咖啡香苦的面包一同送入嘴里的感觉。

   吃起来不只是幸福的味道,剑无极会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18岁的剑无极还处于天不怕地不怕的时期,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只要可以付出努力,就真的可以攀上顶峰。

   嗯,还是那么的坚信自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一切,不过也许他是可以把控自己——在他遇见神蛊温皇之前。

   多年以后的剑无极和养子回忆自己和神蛊温皇的过去,仍然咬牙切齿。

   神蛊温皇就是个祸害老男人!

   神蛊温皇在躺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扇子。

   耶~

1.小剑剑曾竟女装大佬,惊见童年阴影老变态

  放假了的剑剑成功过起了两点一线的死宅生活,毕竟好不容易结束了高考,监护人兼职师傅的宫本总司也觉得应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了,也因此他才能一个人过上了三点一线的打工死宅生活。

  然后宫本总司转头就购买了最近最快的一张飞往日本的几票准备回去陪伴天宫伊织。

  徒弟诚可贵,老婆价更高,毕竟徒弟也迟早会有老婆的不是?

  剑无极就一个人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家里,家楼下的711就成了他的常去地。

  房子嘛,是剑无极很小的时候风间久护带他来的时候顺手买的,因为那个时候风间久护说要买一套留着以后来中国游玩,给剑无极留学住下。

剑无极还记得那个时候风间久护还说万一以后风间家两兄弟都不喜欢自己了,就带着母亲来中国养老。

  剑无极确实成功在中国留学了,因为风间久护没多久就遭遇了车祸,只留下了剑无极。但是再也看不见风间久护的笑脸。

母亲打击太过,精神状态一直下降,最后全家只剩下了风间兄弟和管家。

  后来宫本总司来问他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中国生活。

  打开视频连接到自己的小弟风间始那里,知道了弟弟在家乡过的不错,人品成绩俱优,管家一直都在帮忙,天宫伊织也会帮助一些。

  剑无极笑着说,始,好久不见。

……

  天上乌云翻涌,剑无极又饿了,他今天放假,老板说他今天要带老婆孩子去水族馆。

  剑无极看着这云思考了一会究竟要不要带伞。

  事实证明剑无极不能对自己的运气抱有太大希望,他刚下楼就开始噼噼啪啪的雨滴打在剑无极的头顶上,被风卷挟着给剑无极来一场补水。

  最后剑无极躲到了711里面,毕竟是夏天,落雨什么的等等就好了。

  黑云压城,雨势浩大,剑无极坐在711里面靠窗的小台上一边吃关东煮一边欣赏大雨倾盆的场景,还有各色的雨伞。

  不得不说花花绿绿的雨伞在这雨天看起来很像大雪原里面的一朵小黄花。

  隔着像是糊了一层小型瀑布的玻璃,雨伞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万黑从中一抹白。

  剑无极戳碎了自己碗里面的萝卜,插起小块的吃。

  生活就像是一场强[]奸,要么享受要么反抗。

  剑无极忘记了在哪里看见的,他深表赞同,但是他又觉得那里不对。

  因为就算是强[]奸也要在上面那个,当然了如果对方是我的爱将那就无所谓了~

  当时还是一头绿毛的小空如是说。

  于是剑无极终于觉得对了,但是现在他又觉得不对了。

  他透着一层糊了小型瀑布的玻璃,隐约看见了一团蓝乎乎的人影撑着一把粉红色的伞慢悠悠地走过来。

  剑无极的表情惊疑不定。

  看到鬼!

  而蓝乎乎的小粉伞主人不是鬼,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金光大学好教授:神蛊温皇。

  平时懒到无可救药,因为放假了自己养女收拾行李带着同学兼职神蛊温皇的未来媳妇[凤蝶语]雨音霜就跑出门旅游去了,徒留神蛊温皇这个孤寡老父亲。

   唉,养女无方啊——

   撑着小粉伞的神蛊温皇其实是觉得今天必须要出门散散步,小粉伞是因为夜观星象觉得大雨将至。

   可能养女未卜先知,知晓还有用伞的时候,还留下了一把小雨伞。

   至于伞为什么是粉色的,其实也不算吧,是粉紫的,上面还有紫色的小蝴蝶。

   凤蝶也是有少女心的。

   虽然神蛊温皇只打算散步完这个自家小区,但是那也是运动;虽然小粉伞很粉,但是它派上了用处。

 
  看见前方有一家711,神蛊温皇决定进去晃晃看看。

   如果有合眼的食物就可以让菌丝大人[赤羽信之介]休息一下了。

   这个时候我们插一下赤羽先生:和神蛊温皇同为金光大学的教授,完全可以理解成神蛊温皇的相反存在,勤劳的不行,最爱亲力亲为。因为和神蛊温皇认识甚至于共事就产生了一系列孽缘,自从凤蝶旅游后被神蛊温皇蹭饭,有时候被神蛊温皇以“亲家要多多交流”的名义坑去拖地。菌丝的来由是两个人玩的一款手游。

  然后神蛊温皇进去了,一进去就看见一个人一脸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不应该看见的人一样的表情盯着自己。

  好像是之前追凤蝶未成功的剑无极同学,那会酆都月跟他汇报的时候他差点想找人暴打一顿这个臭小子,但是心爱的蝴蝶并没有答应他是值得开心的。

  酆都月回忆起那天的表白仍然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人,百里潇湘在旁边深表同感。

   那一天天气晴朗的一如剑无极的笑脸。

  但是酆都月完全都没有想到剑无极会用一个如此神奇的方式对凤蝶表白。

  剑无极悄咪咪地约凤蝶去某个小树林说放学的时候能不能请求凤蝶给他半个小时。说话的时候剑无极的脸上泛着红晕。
 

  当时酆都月认为自己有理由提前替老板先解决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子。

  他暗搓搓地躲在某棵十分粗壮的大树后面已经准备好了暗器,随时准备扔剑无极。

  然后他看见了扭扭捏捏地踩着小碎又很大刀阔斧的姿势穿着一套绿色水手服的剑无极面色通红地抱着一束花。

  凤蝶的反应怎么样酆都月已经完全地看不见了,酆都月只感觉到了自己的两眼一黑。

幸好百里潇湘预感今天会有大事发生,偷偷地也混了进来。

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现场,走之前百里潇湘磨磨蹭蹭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给另一边的蝶剑二人拍个照。

凤蝶:“剑无极,你……噗”凤蝶乖,保持住,稳一点,霜还等着你。

剑无极:“凤蝶,我……我听说你喜欢穿日系JK的人……”

凤蝶:“是,我喜欢的人会喜欢穿着日系JK。所以剑无极同学对不起,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剑无极呆呆地看着凤蝶毫不留情的扭头。

凤蝶回了头:“你很有意思,我们可以当朋友。”

这句话真的是发自真心,剑无极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多好玩!

反正后来剑无极和凤蝶的关系确实成为了朋友。

雨音霜经常后悔那天没有去跟着凤蝶,霜如是解释原因:既然有女装大佬的天分为什么要浪费?

放心吧霜姑娘,后面还会有另一个人也发掘到这个点,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看就对了。

不过神蛊温皇其实并不知道剑无极的这一出,酆都月回去后只说了一句“凤蝶小姐拒绝了”就没有了下文。既然凤蝶没答应,他也就懒得继续管了。

其实神蛊温皇还是觉得看剑无极有点脸熟。

不过比起这个剑无极胡乱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就夺路出去了,神蛊温皇觉得自己听见了“变态”两个字。

说他变态,神蛊温皇并不想反驳什么。但是他印象里没有这个男孩子的存在。

网络是个好东西。

酆都月是个好副楼主。

神蛊温皇看着资料最上面的一张照片——一个黑黑瘦瘦的寸头男孩子,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很好,过了十几年还能看见你。

剑无极啊……哈



最后一排表示其实温剑两个人的过去并不是很惊世骇俗,非要惊世骇俗可能惊的是酆都月的世俗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