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剑温]起风了

A剑O温,小温性转成了温姐,不接受可以自退
透明写手也是要求生的。
不喜自退啊!!!!!!!

———————————————————————

剑无极一万次的想过,自己会标记一个很和顺的Omega妻子,孕育一位可爱的小公主或者是调皮的小王子,但是万万没想过“天意弄人”四个字。

彼时的剑无极初入职场,原本是为了追逐高中时代惊鸿一瞥的学生会副会长,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老板这么麻烦。

老板叫神蛊温皇,性别女,爱好懒,一般新入神蛊企业的人很难认为神蛊温皇是大老板。

毕竟办公室里面长期坐着的,不是副总酆都月就是老板的大千金凤蝶。

那个时候,剑无极经常去“骚扰”凤蝶。

回想那段时间,剑无极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勇气,敢正面追求大老板的千金,相对的,剑无极的工资经常莫名被克扣,他的工作量也增加了。

分明是朝九晚六,硬生生地被拖成了朝八晚无下限。

反而就是因为长时间的被迫留在公司里面,剑无极才渐渐地接触到了神蛊温皇。

后悔吗?其实会的,有的人真的不如不相见,开启了孽缘,太孽缘了。

从追求千金变成和千金的母亲、自己的大老板搞在一起算不算孽缘?

如果这还不算,那么自己最敬爱的老师是因为对方而死呢?

那一天晚上神蛊温皇说,脱吧。

剑无极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最后两个人还是滚上床单。

神蛊温皇居高临下地坐在了剑无极的身上,自己在那里动,而剑无极揪紧了床单。

剑无极疯狂地想压着神蛊温皇标记她,在神蛊温皇的身体内成结,想一刀抹神蛊温皇的脖颈。

曾经有人写书点评全金光市的美人,文笔俗套但是又直接简单。

写到神蛊温皇的时候,著书人写的平淡而敷衍,大约也是害怕神蛊温皇打击报复吧。

那人写,[神蛊温皇美则美矣,奈何太懒,唯一可明确的只有她的脖颈,纤细修长而白净。]

就像一只白天鹅。

神蛊温皇也确实就是这样的白天鹅,高高在上,并不介意理会凡尘蝼蚁。

还是一朵水仙。

剑无极仿佛听见了自己喉头里面发出了一声冷笑。

神蛊温皇依旧温吞地动作,缓慢而撩人,剑无极潮红的脸和泛红的眼眶让她愉悦。

她知道剑无极已经知道宫本总司的死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呢?

只是神蛊温皇不知道被随意抛在地上的公文包里面放了一只小巧的黑色锦盒,锦盒里面有一枚戒指安静地躺在里面。

剑无极,你这个小废物。神蛊温皇启开了自己的红唇。

连自己的老师都保护不了,你不如当一个O吧。

剑无极的手哆哆嗦嗦地攀上了神蛊温皇的身体,从小腹到神蛊温皇柔软且随着身体而律动的胸乳,到她突出笔直而耸立的锁骨,像两边延伸,又是圆润的肩头,再向内,是神蛊温皇最自豪的地方。

天鹅一般雪白修长的脖颈。

剑无极的一只手已经扣在了上面,只要用力就好。

神蛊温皇依旧在动,她甚至撩了一把自己有点汗湿而黏在脸颊旁边的鬓发。

剑无极就着虚虚扣着神蛊温皇的脖颈的姿势,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吻了上去。

小废物,怎么不用力呢?神蛊温皇想。

真没用,居然哭了。神蛊温皇看着双眼紧闭默默流泪的青年如是想。

剑无极其实根本算不上在亲吻,他只是在重复地咬着神蛊温皇的嘴唇。神蛊温皇的嘴唇被他咬的红肿而晶亮。

神蛊温皇笑了,律动的身体被神蛊温皇向前倾,然后歪头确保剑无极可以看得见她的后颈。神蛊温皇撩起后颈披散的长发,说,好孩子,你不想标记我吗?

剑无极哭的更凶了,但是他依旧没有咬神蛊温皇后颈的腺体,只是把神蛊温皇扑在了床上,狠狠的对待这个女人。

但是她只是把嘴唇贴在剑无极的耳边,若有若无的轻哼。

最后标记到底没完成,剑无极只进入了神蛊温皇的隐秘宫腔,而没有咬神蛊温皇后颈的腺体。

神蛊温皇依旧会散发出剑无极独有的果香。其实说来奇怪,剑无极的信息素是甜蜜的果香,闻起来就让人心情愉快,而神蛊温皇的信息素却清冽的能让人感觉是在雪山之上。

之后的剑无极依旧充满着少年的活力,笑起来的时候神采飞扬,招人喜爱。

她想知道剑无极要怎么样才会妥协,改变,于是变本加厉地为难剑无极,加班,pass他辛辛苦苦一晚上通宵甚至于更久的方案。

剑无极顶着一双大大的熊猫眼说,神蛊温皇,你要玩到什么时候?

剑无极递出了自己的辞职申请。

神蛊温皇会同意吗?至少不会是现在。剑无极因此开始翘班。

后果是他被神蛊温皇锁在了他自己家。

你这个疯子!剑无极咬牙切齿。

神蛊温皇只是一下一下地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的,顺便摸剑无极柔软细腻的头毛。

乖孩子,你要乖一点才会有棒棒糖吃哦。

Alpha的身体并不适合被人打开,所以剑无极的屁股后面长期插着润滑用的肛剂还有小玩具。

神蛊温皇伸手蒙住了剑无极的眼睛,在他的耳边说,嘘。

神蛊温皇唯一可惜的是自己不能亲身上阵标记剑无极,但是起码她还是可以用小玩具去玩剑无极的。

剑无极的呜咽声在神蛊温皇的耳朵里面美妙的宛若天堂的圣歌。

皮鞭,手铐,穿孔。

剑无极的身上开始满是神蛊温皇的痕迹,眼睛上的那道疤,胸口曾经穿孔的痕迹,以及各种零零碎碎大大小小的伤疤。

套用一句赤羽信之介先生的评价:恶劣的女人。

可能是因为厌倦了,神蛊温皇说,你走吧。

多年之后,剑无极不再年轻,他熟练的吐出了烟圈看着阳台上的蓝色蝴蝶。

神蛊温皇就很喜欢蝴蝶,她的右腰就纹着一只蓝色的蝴蝶,小巧,但是又格外的迷人。

烟圈消散的时候那蝴蝶仿佛也一样消失了。

剑无极三十五岁的时候,他更加的成熟稳重,工作上老板颇为信任他,感情上更有许多女孩子会趁他不在的时候给他桌子上摆情书。

彻底习惯了西装与香烟的剑无极把那些信一封一封的放好在柜子里,然后依旧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史存孝是在一次和剑无极的公司进行交流的见面会上再看见剑无极的,剑无极原先少年气的蓝色挑染白色的头发被剑无极剪的整齐而短,在看见久别重逢的故人时剑无极只是伸出手来,史存孝先生,你好。

最后史存孝去了剑无极的家,工工整整,秩序井然。

你和神蛊温皇……史存孝有些迟疑。

不知道。剑无极说这话的时候又点燃了一根烟。

两个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史存孝觉得剑无极陌生到难以置信,他想揪着剑无极的领子问他这些年为什么从来不和他们联系。

最后剑无极送史存孝去了机场,他拨了拨自己的中分,转身离开了机场。

他想,自己应该回去了。

过了三个月,剑无极递交了辞职申请,带着一身家当回到了金光市。

史家人的容貌都没变化,史艳文甚至好像更嫩了,这让剑无极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最让人意外的是史仗义,他竟然愿意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虽然听笨牛说是因为被网中人丢出了家门。

在自己的家里,剑无极看见了一个小锦盒,里面是一枚男戒。

接着他背后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你是谁?

凤蝶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他的背后。

剑无极……?!

凤蝶……好久不见。

剑无极又惊讶的看着凤蝶牵着的女孩,那个女孩生了一头宝蓝色的长发,绑了两个小揪。

小榆,叫爸爸。

我……爸爸?剑无极听得见自己鼓噪的心跳,一个念头在自己的脑海里疯狂地炸开。

爸爸,我的妈妈说你很吵,为什么和她说的不一样?

剑无极睁开了双眼,感觉自己疲惫极了,一扭头,神蛊温皇带着她的招牌狐狸笑看着自己。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