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霹雳学园小故事.3

3.所谓“道门三花”

       想当年,苍还没有成为道学系的教授,还在当玄宗宗主的关门大弟子。

       想当年,剑子仙迹还没有成为道门著名腹黑教授之一,还在和苍一起趴趴走。

       想当年,蔺无双还没有成功追到练峨眉,还在和苍和剑子一起趴趴走。

       然而,都只是想当年而已。

       现在的苍,已然成为玄宗第一扛把子,一甩浮尘打遍全宗无敌手;

       现在的剑子,已然成为道系顶有名的腹黑先天,坑遍全校不带磕;

       只有蔺无双,依旧如同道门清流一般。

       怎么说呢。

       霹雳学园大学部主分三系,儒释道,而这三系中道系是出了名的爱坑人 尽是一群坑货;虽然儒门也差不多 但是人家儒门太讲究华丽,从来热衷于明面直接坑你气你,就是不直接恁死你;释系,坑的不少,但是他们都把心机用来算计极其恶劣的坏学生身上了。

       而且,道学系的坑货扛把子们假使刨去素还真啊,谈无欲啊,金鎏影啊等等,最大的坑货就是苍和剑子仙迹。

       这俩人打小也算是一起长大,苍小时候没事就拖拉着剑子仙迹一起悄咪咪地摸进道学系的密境里面,先是掏了梧桐树上恰逢百年凤凰生蛋的蛋一颗,又是溜进了赤河里面摸了好几条赤蠕来,然后又拿拂尘甩了几根梧桐树枝下来生火煎蛋烤鱼,道系的人一个个恨的牙痒痒但是又不敢过分说,人家的老师一个是玄尊一个是宗主,怎么肛??

       而蔺无双,当之无愧的清流。

       当年苍和剑子一起趴趴走东甩拂尘西抽烂糊的时候,蔺无双在练习剑法。

       当年苍和剑子一起翻了墙离开道系四处串门的时候,蔺无双在默背心决。

       总而言之,蔺无双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对于苍和剑子来说,关我啥事?对于玄尊和宗主的各种反应,他们俩表示,哦。然后拍拍屁股上的泥土草根,继续四处甩着拂尘溜达,两个人走一块俨然一副黑道老大的气势。

        特别是当后来,苍有了九个师弟妹,剑子认识了疏楼龙宿佛剑分说的时候,更像了,苍,剑子,龙宿,佛剑,四个人带着从谈无欲那里敲过来的墨镜,一字排开,后面跟着苍的九个师弟妹外加各种一路上加进去闹腾的娃娃们,很好,知道的清楚是在玩,不知道的直接收衣服回家。

        而蔺无双呢,还在领悟道法自然,感受时间的流动。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来源于他们初中那会。

        高二的时候分班了,下学期。

        班主任是玄尊,玄尊说,大家的算数普遍偏差,到时候闹不好不能成功升入大学部。

        玄尊捋了捋胡子,意味深长,所以为了大家的未来着想,从现在开始每天叫几个人去我办公室写题。

         苍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开,他感觉大事不妙。

         苍,你是班长,从你开始吧。

         然后?然后苍带上了草稿纸和笔。

         在然后,苍叫上了蔺无双。苍说,师尊让我叫你去办公室陪我。

         蔺无双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一起拿上东西跟了过去。

         然后两个人蹲在角落里面写了一上午的算数。

         蔺无双悄悄地问苍,你们的题都这么难么?

         还不是神棍却胜似神棍的苍高深莫测地眯起了眼睛,不,是因为我上午睡着了所以他故意出难题。

          蔺无双很无奈,但是手上的题怎么看都是只有素还真那样的妖怪才可能做出来的。

          然后就到了中午,玄尊说,要他们俩带个人打他们俩屁股。

          苍说,找剑子仙迹。

          蔺无双点点头,然后苍对着剑子仙迹说,师尊说要你去写题。

          剑子仙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进了办公室。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蔺无双。

          第二天玄尊说,没想到大家这么积极写题,玄尊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大家要多写多练啊!

          玄尊看着剑子仙迹的写题,说,这要怎么罚呢。

          剑子严肃的站了起来,说,我是遭人陷害,苍和蔺无双必定要罚,坑我去办公室。

          剑子一脸刚正不阿,所以老师,我出题给他们俩写吧,写出来我输。

          苍和蔺无双已经算了半个时辰。

          剑子仙迹的题运算量简直堪比佛学系的大胸肌男们还要多,还要大。

          蔺无双不自觉带上了苦逼的申请。

          玄尊喝了口茶,说,大家要多学学蔺无双同学和剑子仙迹同学,主动找我写题目。

          蔺无双陷入了懵逼,剑子仙迹也陷入了懵逼。

          玄尊继续说,我让苍带个人打他屁股,谁知道是蔺无双同学主动请求写题;我让苍和蔺无双下午来,谁知道又带了一个人来写题。

          蔺无双干脆没忍住踹了苍一脚。

          苍不动声色的还回去,有本事晚上在宿舍一决雄雌。

          然后他们俩外加剑子就打了一顿。

          从此道门黑道组织又多了一个人。

          一个把自己下眼皮描红的蔺无双。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