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霹雳学园小故事.4

4.所谓58元一盘的清水香菇     

         女生总有一个公认的土豪小妞,在高二二班就是公认的五色妖姬。    

         关于这个梗的来源,是这样的。

——————————————————————————————————————————————————

         二班吧,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尤其以中间三排的女生为主。别问我为什么都是女生,因为她们懒得挪窝。

         鱼晚儿最近不知道是水逆了还是怎么样,一直在倒霉,一个月前和汲无踪老师越好的出去踏青放风筝,结果每周下雨次次下雨,气的鱼晚儿对天翻了好几个白眼,还差点被大老板弃天帝看到。

         鱼晚儿气呼呼地说,明天你有本事再下雨啊!啊?一个月的风筝全大水漂了!

         同桌倾君怜一脸爱怜地揉了揉鱼晚儿的头,晚儿乖,汲无踪老师总是可以和你出去的。

         说着,倾君怜剥了一颗糖扭头塞给了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愁落暗尘。

         鱼晚儿想,哼,等我高中毕业和病阿叔在一起了,看我不闪死你们!

         前面一排的五色妖姬还在扭头握着赤云染的双手;旁边的公孙月整个人都瘫着窝在九祸的怀里,还伸了一只葱白似的爪子牵着九祸的一只同样葱白似的爪子举得高高的。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后门。

          蝴蝶君蹲在后面伤心的咬着手绢。

          朱武趴在门框上伤心地咬着蝴蝶[君的头饰]

          苍一脸困倦却又面含杀气地盯着五色妖姬。

          路过的紫荆衣悄咪咪的握着金鎏影的爪子给了苍和朱武一爪子。

          金鎏影还没反应过来,葱花一拂尘甩了过来,十分凶恶,毫不留情,非常残忍!

          金鎏影委屈地暴走了起来反腿一脚结果葱后面站着蝴蝶君。

          紫荆衣想,大概金木头有的忙了,然后就走了,只留下给金鎏影一个潇洒的背影。

          苍这下更是一脸和密友一步莲华一模一样的慈爱表情,十分温柔地用拂尘好好的爱惜了一下金鎏影 ,朱武和蝴蝶君负责补补,让金鎏影更充分地领悟到哲♂学♂之♂美。

          终于和金鎏影讨论完了哲学的几个人神清气爽,结果一扭头——整个二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手机疑似咔咔。

           苍顿时兄长力Max,拂尘甩的贼嗨。

           然后他发现为首的居然是赤云染。

           萎靡的拂尘蔫巴巴地被收好,而赤云染还在激动地和五色妖姬讨论。

           好云染妹子,快把东西删了!!

           苍在心里呐喊,面上却只是一脸严肃地对着赤云染伸出手,然后,被无视了。

           赤云染和一众花儿们继续嗨地讨论。

           然后就上课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女生们早早的就约好了去万达广场浪嗨。

           五色妖姬很惆怅,好不容易约到一次赤云染,而自己居然好巧不巧的肚子疼?要不要这么巧合……但是好像也不错啊……云染的手热乎乎的,身上也是温暖的……

           五色妖姬瘫在赤云染身上,一脸的满足与痛苦。

           但是只能瘫着了,五色妖姬压根起不来,她都不造自己怎么进的自助餐厅,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眼冒白光。

           五色妖姬迷迷糊糊地半醒了,看见赤云染正在慢速的吃着食物。

           赤云染粉红色的嘴唇微张,露出一点糯米牙,然后筷子慢慢地挟了一块香菇进去,水润的嘴唇又很快地阖上,取而代之地是两边一鼓一鼓的小腮帮子。

           五色妖姬顿感自己饥肠辘辘,她想吃点什么。

           赤云染很好心的要帮她拿,但是她拒绝了,最后她饶了食品几圈,就拿了一盘子香菇。

           香菇很新鲜,格外清甜。

           但是,五色妖姬吃不下了,她艰难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香菇,有些愤恨地盯着面前的小锅,无力地瘫在了赤云染身上。

           对面吃的正嗨的公孙月和九祸,哈哈哈地笑着“五色你简直土豪啊哈哈哈58块一盘香菇!”

            “啧,要不是今天状态不行,老板肯定要打我。”

            “省省吧,就你们舞蹈社对体重的要求,小心被你们老师揍”

            “公孙月你……等·着。”

            公孙月优雅地擦干净了嘴,又扯了湿巾擦了手,然后整个人坐在九祸的身上,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着,“嗯,小爷我等着。”

             赤云染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一块肉,擦嘴,擦手,抱起五色,

            “好了,别秀了,走了,鱼晚儿她们都吃完好一会了。”

             “不得了,不得了,赤云染啧啧啧你居然是这样的云染。”

             “嗯?”

             玉蟾宫噤了声,扭过头和玉蝉宫忸怩起来,爪子拉着爪子,面容相贴着,抬手一张自拍,转眼就是某教师六祸苍龙的点赞。

             再接着,女孩们浩浩荡荡地一行八个人上路了,一路上鱼晚儿和汲无踪拉拉扯扯,公孙月九祸卿卿我我,玉蟾宫玉蝉宫俩个推推搡搡。

             只有五色妖姬眼冒金星地只能瘫在赤云染身上,拉爪的力气都没。

             气愤啊……回去教教阴无独追男人好了。

             五色妖姬晕乎乎地想着,又趴在赤云染肩膀上晕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