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

霹雳学园小故事.2

2.日月才子·一页书教授
    
    上一回简单明了而且粗暴的说了一下霹雳学园风云人物之日月才子的关系模式,我们可以再回顾一下——简而言之,日月才子的关系就是四个字,相爱相杀!

     不过月才子谈无欲对于这件事似乎一直保持着否定态度,据月才子谈无欲所言,他帮助日才子素还真只不过是因为素还真能力不够请他帮忙,并再一次表示素还真能的谈无欲也能,同时另附他不介意接管素还真的那文武半边天。

      日才子素还真听说了这件事,并没有表态,而是笑着挎上月才子的手臂弯子,走啦走啦。当时恰好在场的寒山意冷水心二位同学对此表示日月才子经常这么玩,就像高中部高三年级风云榜上第一的三鲜天组合,其中的疏楼龙宿与剑子仙迹一样。

      另外,寒山意冷水心同学因为算是谈无欲同学的管家的关系,冷水心同学又曝出其实谈无欲曾经常受邀于素还真的棋局,一去一整晚。

      “素还真…这个人,果然除了拉人下水就不会别的!”听到这件事的谈无欲正在给自己描眉——霹雳学园可以自由按照设定选择带妆和原本的长衣或者是现代的校服,上一话的苍、朱武他们,选择的都是现代青春校服款。

       谈无欲是毫无疑问的带妆党。用他的话来说,开心所以要话,并且谈无欲同学十分正经地表示,化妆也是修行的一种,而霹雳大学教师部的袭灭天来对于谈无欲的想法表示十分的理解与赞同,言语间不断流露对谈无欲同学的重视之情。

       谈无欲当时对着厕所的镜子,捏着眉笔正在小心翼翼的钩上去——但是宿舍外面阴无独吵吵嚷嚷“无欲老公,你怎敢舍的下奴家去那天杀的素还真家过夜啊~奴家、呜,好生伤心!无欲老公呐——老公呐——”惊的谈无欲把那只刚刚廓到手的眉笔喀断了。

        “素、还、真!”

        素还真正在给自己吹鬓边的毛球球,他说毛球球就是要每天都吹吹才能保证它柔软的手感师弟才会比较容易哄。

        “师弟耶——阴无独的话不要在意。”

        “我怎么不知道和素大贤人一起过夜了?嗯?”

        “诶呀~师弟,赶紧走吧,上课要迟到了~”

        素还真挎着谈无欲就要走,然后顺手抓上桌子上的另一只眉笔,“来来来,道友,待会劣者帮你画眉啊!”

         “素还真…!…好了,别拽我袖子!”

         说到带妆的问题,教师部的一页书教授同样是一个典型代表。怎么说呢,见过一页书教授的人都对于一页书极其地敬畏,一页书教授,只见脸时只觉他当真是宝相庄严,不可侵犯,但是又看见了一页书教授的身材后,更多的人选择思考人生。

         一页书教授的业余爱好就是健身,从胳膊上明显的肱二头肌到腹部的八块腹肌,无意间见过刚刚健身完毕正在冲凉的一页书教授的人纷纷表示好似神妃仙子下凡,却又像那天神一般。

         啊,主题偏了,一页书教授的妆容极其特殊,可以说全学园找不出第二个像一页书一样描着两弯蛾眉的男子,最主要的是还特别好看!

         学生A表示,一页书教授容貌旖丽更赛昭君,学生B抱着一本典藏版《诗经》,推了推眼镜架子,一脸憧憬向往,教授之貌, 莫过于,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学生C一脸严肃的吃着鸡蛋,说,教授的肌肉很好看,我要争取锻炼到那样的程度!

          不过听说学生C后遭不明黑衣人袭击,双眼更是发炎并伴随针眼…但是问及,学生C痛苦哀嚎着,捂着自己的双眼并且拒绝回答,据说袭击他的人疑似没有双手。

         

好像群里要求的产粮主题要围绕化妆诶…于是这一次就是这样啦?       

         

[日月]君卿齐君君还否?

        谈无欲的孩子缘好不是说假话的。屈世途默默的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肉,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暂且劳烦屈世途好友代为照看一下了,这几天同梯好友旧伤复发,劣者须得走一趟无欲天。

        屈世途看着睡得就差没冒鼻涕泡的小孩子,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慢慢地把这个孩子放床上去,盖好毯子,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

        这几天大概要麻烦一下青衣了…

        脱俗之境无欲天内,素还真在那里守着药炉子给谈无欲煎药。

        师弟,伤势如何?

        有了素大贤人亲自着手的药汤,料想是应无虞。

        耶,道友这话可就是夸大了劣者。劣者不过一名寻常医者…

        你若寻常,天下名医便尽是虫豸了。

        来,师弟,小心烫。

        嗤。

———————————————————————————————————————————————————

        谈无欲的一头银白长发最是让素还真爱不释手。虽然银白长发的先天人不少,可是素还真始终觉得谈无欲的一头华发最是好看。

         很少有人见过脱俗仙子一个人独自伫立于山顶的时候,还是黑夜月圆的时候。

         但是素还真见过。

         谈无欲束的高髻,余发散落:两端的水晶莲花吊坠拖着长长的穗子,长长的黑色的穗子。黑色的穗子在月光下泛着光泽,宽大的滚金边的黑色道袍在夜晚的山风下被吹的不断鼓起。

         素还真看着因为过于清瘦所以一直被夜风吹起的衣袍,配合上被吹起的白发…

         月光清清冷冷的。

         一瞬间有了那人要羽化而登仙的错觉,将以月华为梯,步上天迹。

         素还真握着手里的一络银白发丝,慢慢地从自己的散发上剪下来同样的一络长发,打上结,装进小小的嚢袋,一个黑色的莲文布雕的嚢袋。

         素齐君,从此你我为齐君。

———————————————————————————————————————————————————

         爹爹,爹爹!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了迎面而来的谈无欲怀里,卿儿想爹爹了,君父对卿儿不好,总是打卿儿!小娃委委屈屈地,一双杏眼更是水雾茫茫的。

         谈无欲盯着素还真,没说话。

         劣者无辜啊,道友——!

         卿儿走,爹带你去海外找你月姨娘,小月姐姐玩。

        小月姐姐!耶!

        谈无欲摸了摸小娃儿的两条马尾,明天爹爹就带你去坐船。

        那君父呢?

        ……谁理他。

        耶,道友啊——

       
End

咳,这个故事有后续的,但是莫名忘了脑洞,先把前面弄上来
       

霹雳学园的小故事

       霹雳学园,由儒门领导人疏楼龙宿创办的一所包含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一条龙服务的学园,更有相对的儒门产业可供实习工作,此外还有儒门旗下的住宅小区,医院等等。总而言之,霹雳学园只是儒门的一个支线。但是因为教学质量好,学园里人才辈出的同时也给学弟学妹们留下了无限的传说。

1.朱武追妻慢慢长途
     
       高一是一个还充满着对爱情的憧憬的时间,比如银皇朱武。但是这么说也不对,银皇朱武是从小学就和九祸认识的——虽然是到了高中发现追求九祸的人开始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要有些动作了。

       苦境的夏天热得很,朱武又拉了拉自己的校服领带,暗骂到底是谁发明的学校校服,居然带着领带。苍半眯着眼睛又把他的领带打好,“乖,不要破坏形象。”

       两个人就躲在九祸的教室后门,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室里面只有九祸和公孙月两个女生,苍拍了拍朱武的肩膀“幸好是公孙月,一会儿我想法让隔壁班的素还真叫谈无欲让她出去,你就可以趁机表白,记得,速度!”朱武看着苍,莫名觉得他的眼睛好像大了好多。

       “你咧?”“当然是看你表白成功啊!”“噫,你…”“嘘!”
       
       “啧啧啧,九祸你的胸围真是…”公孙月看着自己和她的胸围对比,很是无奈。

       九祸斜着用右手支着头坐,一双上挑的凤眼开过去,左手挑上公孙月下巴,“怎么 ,要姐姐帮你按摩么?还是说,”
       
        “没见过姐健硕的胸肌?”

        朱武一脸懵逼,回头扯着苍的衣领左右摇晃。

        苍表示,我头晕。

        公孙月摸了一把九祸那健硕的胸肌,语气幽幽,“果然是健硕的胸大肌。”然后,直接把凳子挪了挪,好让自己的头枕在九祸的胸口,眯着眼。

        九祸也觉着习惯,也就随她去,又索性自己也把手搭在公孙月身上,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小憩。

         朱武是有些拒绝的,他之前虽然身边朋友也有女生,但是第一次看见女生与女生之间的感情交流方式,他表示自己很方。

         “葱花,我感觉自己没戏了…”

         苍拍了拍一头蓬松红毛的朱武,“今天大概不行,改天呗。女生嘛,赤云染和五色妖姬也经常这样。”

          金鎏影是隔壁班的,经过九祸班就看见混蛋苍和红烧狮子头朱武蹲在后门不知道干啥,朱武好似泪眼婆娑,混蛋苍一脸慈爱地摸了摸朱武的头。

          金鎏影:黑人问号???

          金鎏影选择拍照留念。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

          朱武还在画圈圈,怎么办,九娘有健硕的胸肌,健硕的胸肌,胸肌,肌……

         
2.日月才子

          朱武的班上正副班长素还真谈无欲是从小学部起就霸占了年级第一第二的人,经常同分,但是永远因为T在S后面而只能屈居第二,以至于有一段时间经常有人不长眼睛地去揶揄谈无欲这一点,结果被谈无欲狠狠地削了一顿。

           到了初中部,班主任八趾麒麟恰好是他们俩的监护人,加上小学部还有一个小弟无忌天子,八趾麒麟干脆管自己家的三个娃子起了个高大上的称呼,日月星三才子。

           素还真最大,是日,谈无欲其次,是月,而无忌天子老幺,则是星。

           说到日月才子,除却这俩人从小学开始的争分夺霸史,月才子谈无欲的发型曾一度是霹雳学园的亮点——小学到初中,一度以一种齐刘海的蓬蓬头视人。

           当年甚至有人看了素还真的脑门猜测,谈无欲额前厚厚而且蓬松的头发帘是为了气素还真岌岌可危的头发,对此 ,该同学很快为自己的猜想付出了血与泪的教训。先是作业本离奇失踪,二是自己的答题卡上被人画满了火焰标记而致使自己的期中考零分——家长会就在期中考试之后。

            对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同班的吞佛童子冷冷地笑着“日月才子,合作愉快。” 

            日才子素还真,一个公评极其好的人。好到什么程度,在外人面前没有人听得见六班的人说素还真的不好。而更甚者,甚至一提到素还真就是一脸的憧憬而且以着一种近乎仰慕的姿态说素还真是神。

            对此 ,吞佛童子不对素还真做任何回答,而谈无欲则是嗤之以鼻。

            对外,日月才子的想法都是共同抗敌,对内,谈无欲就是在想如何超过素还真。

            “素还真能,我谈无欲也能!”

            不过听说初一的时候,日月发生了一次重大的事情导致两人分掰,月才子谈无欲休学整快两年,直到初三的时候才回来。发型也从蓬蓬头变成了三七分的微卷,看着不似从前的急躁,平稳不少。中考——半分过了素还真。

             大家都以为谈无欲定会欣喜若狂,而出乎意料,谈无欲只是平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日月]过白驹

      谈无欲小时候是一个十足十的熊孩子,很跳,非常跳。

      平时也就和素还真一起跳跳,还好,能拍熄,就是自己也会在床上休养十天半个月而已。

      但是如果是谈无欲自己要跳,十个素还真都拦不住。

      咋说呢。

      谈无欲自己在台阶上跳结果[扑通]一下,一下巴磕上了石阶。

      当时素还真正在教无忌天子如何正确的噎自己的二师兄还有师父。

      就听见“咚”的一声。素还真好奇出门看,就看见谈无欲的下巴用力的磕在凹凸不平的石阶上。

      然后素还真很不客气地笑了出来,“哈哈哈谈无欲你都六岁了居然还会摔跤哈哈哈下巴还磕着了!呼、呼!噗…”

       无忌天子也出来看,吓的赶紧上去问谈无欲疼不疼。

       谈无欲再傲再要强也是个六岁小屁孩,眼眶红彤彤,整个下巴又乌又青又黑,磕的最严重的地方被蹭破了一大块皮,没流血,里面粉血的肉却是看着瘆人。

       素还真笑完了,就赶紧过去拉了谈无欲起来,虽然被谈无欲狠狠的掐了一把。

       谈无欲跟着素还真一起走,一路走又忍不住回头去愤恨地盯着刚刚磕到的石阶,末了又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走前面一直憋笑的素还真。

       素还真已经没笑了,一本正经的踩在凳子上拿了各种瓶瓶罐罐还有一小卷纱布下来,对着谈无欲说“师弟,你先洗洗伤口,待会咱上药。”

       谈无欲洗伤口的时候,素还真忍不住摸了把自己的下巴,啧啧啧,看着就很疼,还要洗这么久。幸好不是我磕了。

        然后素还真慢慢的用手指挖了药膏出来给谈无欲可怜的下巴抹上去,动作轻柔但是不缓慢,途中谈无欲的眼眶也是又渐渐的上的红。

        师弟怎么不哭呢?当时的素还真很想看谈无欲哭一次,不过半斗坪上的百年间他始终不曾见过;而等他终于看见了师弟在哭的时候,素还真却又不想看了。

        “劣者到现在都记得无欲那个时候通红的眼眶呐~”

         “素大闲人,你若当真是这么闲,不如离了无欲天去。苦境事多,想必总有事情是需要素大贤人亲自操刀动手。”
        
          “耶,同梯啊,你我师兄弟二人自玄机门后已是许久不曾共饮了。劣者也可是不能浪费了师弟这杯上好的阳羡茶啊。”

          素还真的大拇指摩挲着薄薄的瓷杯,隔着茧都可以感受到的滚灼。

          但是这茶是好茶,茶梗立着,茶汤颜色亦是极清,茶香醇正。

          “师弟呀,外头月光正盛,庭院里头想必极美。”

           “可要与为兄的一同做了闲人赏景?”

            “然。”

         

[日月]立春雪未销,卧衾恋夏烧

      
        谈无欲是不喜欢冬天的,也许是因为功体的缘故,谈无欲每逢入秋起指尖就开始稍稍泛凉。不过素还真那时还是极为开心的,素还真怕热不怕冷,即使已经是进入了初秋,素还真依旧像对待夏季一样。不过多了师弟可以降降温。

        素还真醒的很早,他看着师弟的熟睡面容,少女心思作祟,想拿手去细细描摹师弟的吊梢眉,但是又想想师弟估摸着快醒,被风流赶出自己家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琉璃仙境三天两头的来人……

        依稀想想,还小一点的时候,素还真喜欢常常看着师弟的眉眼。师弟的眉眼真是清丽,本就是一双吊梢的柳叶眉,若能寻了机会替他描摹一番,定是千万般的风情,不可描述。

        心下转念间,索性和师弟以了师尊的喜好作赌注,八趾麒麟寿诞那日两人各自做一道菜品出来,无忌和师尊算是裁判人,若谈无欲输了,素还真就要替他描眉,若素还真输了,就要在半斗坪上穿一日女装。

        于是俩个半大的小孩子踩着板凳,一人一个灶台看着火候。

        八趾麒麟和无忌眼巴巴的瞅着素还真灶上的荷叶粥,又看看谈无欲锅里炖着的八宝粥,想着能不能加菜。但是八趾麒麟心头想念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问无忌半斗坪上还有些什么食物。

        无忌天子比师兄倆小了五岁,他滴溜滴溜的跑去开小厨房的柜子,又滴溜滴溜地跑回八趾麒麟身边,耿直诚实的说没有了。

        八趾麒麟砸吧砸吧嘴,小的,你觉得甜口好还是咸口好?小无忌太稚,偏甜些,当下又是摸了颗圆润的小糖球出来,坚定的说要甜的。

        唔,难办,这俩人的粥品都是甜口,自己其实更好咸口,只是常年不在半斗坪上,这两个孩子向来自给自足还要拖着一个无忌……仔细想想,八趾麒麟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失败,但是又一想,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怕什么,不怕!

        结局么,两个人自然都输,偏偏八趾麒麟又来了句,索性你俩一起扮扮女娃子得了,横竖都不是长的歪瓜裂枣的。无忌十分感兴趣的抱着两套女装滴溜滴溜跑。

        素柔云谈笑眉也来了,听了这事怎的能不凑凑热闹?当下素柔云和谈笑眉就是领着自家兄长进了房,颇有点开心的样子。

        等着兄长穿好一身女娃娃的小袄裙,就要开始打散了童子发髻改了小女孩的双结鬟。素柔云慢慢拿木梳梳着兄长的一头黑发,分了两股,一拧一结,便是左右两股小发髻,又是别上了素柔云的莲花发饰,额心也点上一点朱砂,又拿胭脂轻轻的抹上些,哟,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儿,像极了招贴画上的女孩。素柔云又让兄长抱着几支莲花,整体的一瞧,素柔云干脆叹息自家兄长原应是女孩,可怎生的错了性别。

         另一半的谈笑眉同样等自家兄长换好一身袄裙,想着素柔云编的发必然会特意在右边垂下一些散发,便是定下要在左边垂下些。只是兄长的眉眼间一副极其不愿意的神色,梗着的有些好笑,谈笑眉轻轻拍了拍自己兄长的肩膀,才听得自家兄长冷哼,然后神色间又是往日的神采意气。谈笑眉绑的极快,几下就是结好,又拿梳子整理好左边故意留下的散发,替兄长点上额心的小朱砂,又拿眉黛浅浅的替兄长描画了——只是谈无欲的齐刘海是看不见眉毛的,谈笑眉这样也不过是为自己想法试试了。感慨着自家兄长这样若和自己一同出了门,说他是兄长也许还有诸多人是不信的。

         等着把这俩人推出房间,八趾麒麟更是感慨自己的眼光极妙,这俩个徒弟不仅天资极好,生的更好,以后下山少不得惹些桃花来。又看看无忌,只见小孩子溜溜的跑去打量俩个师兄,咧开嘴甜甜的叫了句大师姐,二师姐,另一旁的素柔云谈笑眉捂着嘴轻笑,素还真笑着摸摸无忌笑的无忌背后一阵一阵的鸡皮疙瘩;谈无欲的面色更是极黑,就像万年果一样紫黑紫黑的。

         后面的事情,几百年前了,记得哪里那么清楚,只记得师弟从那之后更是有事没事挑自己的刺…

         但是想想师弟那时候的表情,素还真的嘴角又是上扬,温热的指尖戳戳师弟的柳眉,好啦,师弟快起床。眼皮下几下颤抖,那双极亮的凤眼就快速的睁开,一种类似于杀人的光芒剜着素还真。

         天还是黑的,吵什么吵!

         耶,师弟呀,现在已经是卯时了,比平常晚了一个时辰哦。
        
         谈无欲看了看窗户,披上外衣就直接下了床开窗。入目便是一片白雪皑皑。

         师弟赶紧回来啦!素还真直接扛起谈无欲又扔回了床上,然后自己也迅速的窝了进去抱着谈无欲蹭蹭蹭 。

          师弟你的手脚真冷,明明知道自己不防寒。来,让为兄好好替你暖暖,mu~~

          素还真,你给我够了!谈无欲拿手挡住素还真的脸,翻身又是要下床,然后被素还真圈住了腰,素还真的声音闷闷的。师弟,师弟。陪陪师兄吧,你劣者唯一的师弟了。

          后心是素还真喷出来的鼻息,温热的很,打在衣服上有着些粘腻。谈无欲不在说话,只算是默认的素还真的动作。

          曾经,半斗坪上三人曾窝一起窝在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谈无欲最畏寒,所以谈无欲是中间;无忌太小容易滚下床,睡最里面;素还真就睡最外面。经常睡到半夜,谈无欲的身躯会被无忌紧紧抱着,而谈无欲的手脚经常被素还真拿自己的煨着。

          后来渐渐长大,无忌喜欢折腾机关,也不再和他们睡在一起,而他们也开始不在睡一起。

          再后来,出了半斗坪,半斗坪上从此铺上一层厚厚的灰,没有人去打扫。

          就那样被尘封,没有人去开,也没有人想开。只怕开了纵使修道人看过千般种的人间红尘也悟不出自己身上的红尘滚滚。半斗坪上数百年,彼此同修数百年,心思纵然修的再剔透也忘不了,藏着掖着。

          意不定也,是谓憧。

         未来得及关上的窗户,白雪飘转,婉婉下落。

         不如早些入了夏便罢?

日月才子的胡思乱想.1.2

*3  雷雨

      素还真与谈无欲都在一个理科班。

      好巧不巧还是一个男校的理科班。

      但是班主任是一个语文老师,女性。

      所以元旦联欢会,班主任很开心的看了一眼课本说要排《雷雨》。

     毫无疑问事情是交给正副班长日月才子的 。

      素还真难得的没有把事情丢给自己家的小师弟,选择自己处理。

      谈无欲很开心,但是深谙他的师兄不可能不要利息地帮他,所以想方设法从文娱委员秦假仙那里套消息。但是秦假仙也是个人精,七绕八绕一通下来还是没让谈无欲知道,还请了隔壁班的阴无独。

      谈无欲,怂了。阴无独何许人也,阴无独和楼下的剑子仙姬并称他们学校的两朵奇葩。

      不做褒义的奇葩。

      另一半,秦假仙咬着从小弟那里坑来的辣条,深思雷雨的人选问题。

      要说这腰身,班上公认最细的就是剑子仙迹,但是扮四凤肯定不止腰,剑子肩宽并不窄;其次就是谈无欲,谈无欲常年喜欢宽松的运动服,长袖长裤,夏天还是这样,看不出腰身问题,但是根据素还真的描述,谈无欲瘦的那几两肉全用来长了肌肉,就算不怎么看的出来也是实打实的精瘦身材摆着。

      秦假仙想了,叫了业途灵过来说了这样那样。

      反正么教室里面有暖气,大家在教室里面都是短袖跟过夏天一样。于是业途灵一杯水[手滑]地泼上了谈无欲。

      男生们盯着谈无欲贴身上的衣服,深思他和剑子的腰谁更细。

     秦假仙瞅了一眼谈无欲的总体身材,又看了看剑子仙迹,毅然决然的在周繁漪后面勾上了谈无欲。接下来就要考虑考虑如何躲避这位的追杀令了,搞不好还会加上蝴蝶君,毕竟隔壁班的公孙月可是相当的讲义气,别万一要弄死他就不好玩了。

     周朴园就素还真好了,秦假仙如是想,又顺手勾上了周萍:慕少艾。接下来还差一个周冲,环顾四周,他感觉苍眼睛没多少精神,蝴蝶君太水了看着不够运动,佛剑分说万一煞了全场……要不加上无忌天子?那就无忌天子了。接下来还有鲁侍萍……这个么,蝴蝶君就是你了!鲁大海就傲笑红尘好了,打手家仆非佛剑莫属。

      接着嘛,服装问题什么的,秦假仙沉思。

      屈世途?但是屈世途平时都在素还真家当管家,素还真家和谈无欲家没区别,万一被发现尺寸都照着他谈无欲的…啧啧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惹动谈无欲的杀鸡,你将失去明日的生命?不,谈无欲根本不会给他杀鸡……不不不是素还真的杀机才对,事情败露死的人必须是自己啊……卫无私拦着都没用。

       啧,万一找女生就等于透露了一半啊……

       最后想了想,秦假仙决定找找苍的弟弟翠山行,翠山行在隔壁学校,而且人也比他大哥靠谱,反正苍就算知道也没关系——他们班四个人不能惹,素还真,谈无欲,苍,剑子仙迹。惹了这四个人,不会被乱刀剁了——而是在无形之中连内裤被坑没了都不知道。

       还记得上次有一个人惹了苍,结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是在主席台上起来的,顺便一身的蚊子包,从头到脚无一例外……啧啧啧,大夏天啊,可怜那人被剥光了扔主席台上好无知觉还被叮了一身包。嗯,包括哪个脖子以下不能说的部位。

       看着那个男生去医院的背影,秦假仙给他划了一个十字,祝你好运,你走的是玄宗医院,苍他家的。

       再接着,他有了一个后遗症,一看见苍就晕,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晕苍症],而他是苍同桌,最后不堪重负换隔壁班了。

       哦不,不对,是因为苍的记性不好——太爱睡觉以至于除了上课的事情都只有七秒记忆力。

       决定了各类角色,接下来就是找一个素还真和谈无欲分开的时候把名单给素还真看一眼然后着手经费的问题了,嗯,还有排练。

       秦假仙第一次痛恨正副班长外号日月才子的两个人,同校同班同桌,天天有事没事处理学生会的事情还是一起,中午吃饭午睡一起,平时放学上学一起,就差上厕所不一起!

       简单粗暴的挑了个谈无欲去厕所的课间把名单丢给素还真还有经费问题一并丢过去,很快就得到了答复,简约明了,大家风范。[放手做]

       素还真,等的就是这句话!

      接下来就要找语文老师借她来让名单上的人乖乖排练了嘿嘿嘿~

      于是乎,上课的时候老师宣布了名单,顺便加重了[各位同学一定要好好排练啊]。

      谈无欲脸色很黑,剑子仙迹憋笑憋的深沉……其他人反应不大,嗯……往生咒听见了嘛?

日月才子的胡思乱想

.1 初次那点事     

      彼时的素还真谈无欲还在半斗坪上同修的时候两个人总归是在一连串的意外下表了白,然后周公礼就成了问题。

       大家都知道,谈无欲这个人在有的时候是比较认死理的,比如后来拒绝阴无独的时候“要修道人成亲等于废攻判死”,不过既然这样又怎么可能和师兄一起困觉呢?所以咱就先默认那会谈无欲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和自家师兄的那点事。

       不过, 回归主题,谈无欲自小认定了道家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斩了白龙的礼,一向是清心寡欲,即使是被某自号白莲的师兄坑上了床铺的时候也依旧是很有些抵触的。 然而,抵触归抵触,奈何师兄“你我功体属性相对,做了那事也无坏处反而有益修行”“师弟不是一心想在师兄之上么”,乖乖让人拐上了床,而且不出乎意料的要求在上。

        素还真谈无欲心里倒是都对上下没多大感想,横竖是自己心尖上的人,上下又没多大关系,所以素还真十分干脆的四仰八叉倒床上,想着大不了以后轮流制也一样。

       谈无欲是没想到素还真这么干脆,一下子犯了难完全不知道要干嘛,困扰的深思一本正经的拆了自己的木簪回忆相关内容,最后却只有自己小时候和妹子谈笑眉一起自山下村民那里听到的一句“和男人睡一起会怀孕”。

        应该是差不多的……字面意思?

        于是谈无欲深沉的抱着素还真在师兄那复杂的眼神里抱着他一起睡下。

         理解一下咱正直的谈道长,人家打小就待在半斗坪上鲜少下山,加上八趾麒麟又哪里好意思把那些个书籍直接放书房里面由得这几个天天翻他书房的小鬼翻看?时间一到连白龙都没了看那些书也没用,八趾麒麟如是想着把那些书藏进了自己的枕套里面还有床底下。

        谈无欲瞅着素还真的眼神心里还是不解,难道不是这样?然后就听见素还真对天长叹“师弟……”果然就不该信你会这档子事。于是素还真就慢慢的亲上了自家师弟薄薄的嘴唇。

         那一天,谈无欲终于明白了所谓“睡在一起”的意思,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他一直恨的牙痒痒,熬夜看完了师尊的收藏品, 然后一心想着在素还真身上折腾回去。可惜素还真总是趁着他在情欲上的欲望较他寡淡几倍的份上引导他家师弟了解人间爱欲。

        么,不过到底谈无欲还是折腾过素还真的,原因如前文,横竖两个人一块呢上下又不那么重要。大不了上回来。素还真如是想,所以每隔两周谈无欲的腰总是看着怪,对素还真的态度也格外的尖锐。小无忌那会才进门不久,只以为是大师兄又欺负了二师兄;八趾麒麟么,常年云游。

.2当大家换了个灵魂      .0

        谈无欲的清晨清醒时十分惊悚。他瞪着自己的一双大眼看着床上的另一个黑发的,女人。

        而且看脸,好像还是叶小钗的孙女花非花。

        大概是感觉目光的凝视,花非花的眼皮动了动,悠悠转醒。

        “假仙,怎么了?”

        假仙,秦假仙?谈无欲说自己内急就下了床一路提溜的跑路进了后院打了桶井水。

        谈无欲想说两个不雅的字。

————————————————————————————————————————————————

        素续缘进琉璃仙境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秦假仙和屈世途在那里坐着喝茶,而素还真在厨房里捏包子,谈无欲在教训荫尸人业途灵。

        素续缘觉得大概是因为自己和大师讨论佛法太晚结果没睡好的关系。

        屈世途笑眯眯的对他招手“续缘。”笑容像极了爹亲。秦假仙面无表情一脸深沉的也想他点头“续缘来了” 。

        这个世界怎么了?素续缘在内心仰天长啸

[素家四人]中秋月影魄寒人团圆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风采铃当年曾无数次幻想着能抱着自己初长的稚儿续缘来,坐在琉璃仙境的那一方小亭里头,摸着续缘被柔软毛发覆盖的一层绒绒小黑脑袋来告诉他月亮上的故事。

     可惜人世间的事情几番轮回来,几人能长久,几人能如愿?风采铃到死也不曾听见那孩子一声软软糯糯的“娘亲”。

      风采铃一生做的事不少,对对错错,是是非非,她没一样后悔的。

      单单除了续缘。

      续缘续缘,可是早早的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来?

      万幸,只愿留在仙山的她获得了中秋那日回到阳间重生一日的机会。

      她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跟着鬼差走。但是总是走到鬼差前,然后停下等鬼差上来了又是走快。同行的素柔云和谈笑眉不免调侃她的迫不及待,但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脏多么的快。

      鬼差在琉璃仙境门口一段路停下,嘱咐了风采铃和素柔云她午夜子时是必要出来同他回去的,叫她不要太过牵舍不得,叫她不要再错过自己的亲人。说完又是干脆回身带着谈笑眉去无欲天。

      素还真和素续缘站在琉璃仙境的门口,藏匿在宽大袖下的手握紧松开,松开握紧,手心之上覆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素续缘听得爹亲一直低低念着娘亲的名字,自己本就期待团圆的心情更加急促……

      “采铃!”

      风采铃眼前一阵影糊,自己便处在那人的怀抱里。

      “采铃…采铃…”肩膀上的湿润,风采铃恍惚着想着这事情的真实性,慢慢的伸拿指尖碰到那人的衣袍,才确定了自己并非做梦的现实。

      “我回来了。”

      素柔云静默的看着自己的兄长与嫂子,最后看向了自己素未谋面的素续缘。

      “姑姑好。”

     “你就是…素续缘?”和大哥确实像极,但是眉眼间更是柔和,全无大哥眼底的令人敬畏的感觉。

       “小妹,我们进去吧。”素还真牵着风采铃,言笑间端的是温润。

       衣袍之下紧扣的双手,若是可以,便是不愿再放。

       此情此景,若能日日相见,更不负这心续之缘。

       月魄清寒映红尘,红尘温情愿长存。

END

日月死后的十年

[素还真篇]

素还真死后第一年

谈无欲的功体才重修回去不久,就看见屈世途手上拿着一颗莲子。

谈无欲说,屈世途我跟你回琉璃仙境。

很长一段时间,素还真的灵位前满是吊唁的人,粗略看看,至少来了半个武林。还有的,估计是看看真死假死。

素还真死后第二年

武林里还会有人拿谈无欲和素还真比对,但是谈无欲置之不理,继续熟悉掌握素还真的人脉。

夜晚的时候,谈无欲偶尔会拿了坛酒坐在玉波池边看着一池莲花喝酒,说说现在的情况。

但是他也明白,没有一个一身莲花的人出来。

素还真死后第三年

很忙,每天都忙着处理事情,素还真的人脉也差不多能很好的运用,也扩大了更多。

素还真死后第四年

难得的一点休息时间,谈无欲在难得的梦境里梦见了了刀戟戡魔时的忙碌。

还有那个一身暖黄拿着烟管的神医。

还有那个一身骚粉梳着高辫的剑者。

但是都不在了。

素还真死后第四年

重复的重伤,谈无欲自嘲医术正在朝药师慕少艾靠近。

素还真死后第五年

素续缘的医术越发精湛,谈无欲说,素续缘是个好孩子,我那满腹黑水的同梯也不知修了几世福气。

素还真死后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第九年,一样的忙碌,重复着重伤濒死,化身,本尊修复的生活。

素还真死后第十年

谈无欲拖着身体慢慢挪到玉波池边上,说,素还真你果然会带衰人,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体会到的东西我体会了三次。

[谈无欲篇]

谈无欲死后第一年

公孙月听说谈无欲逆天而力竭运穷的事情的时候,硬是要不顾产后的身体去中原。

蝴蝶君不解,公孙月说她心悸的很,不看一眼不能安心。

蝴蝶君抱怨的哀叹自己的地位,带着公孙月回去中原,而色无极留下照顾小月娘。

公孙月赶到无欲天的时候,谈无欲盘坐在那株歪扭的树下,就一方矮桌和疏楼龙宿喝着酒。

无欲——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下,只是不待她过去。

那人嘴唇微微蠕动,脸上挂着的笑意见她后又深了几分。

好友——一头银丝自肩膀垂下,酒液在地上淌着。

公孙月第二次哭,第一次为了蝴蝶君,第二次为了谈无欲。

疏楼龙宿和公孙月一起在无欲天布置起了灵堂。

灵堂上,蝴蝶君没有多说,只是抱着公孙月。剑子把手搭在龙宿的肩膀上,沉默不语。

下葬的时候,公孙月半佝着身体一捧一捧的撒下土。

谈无欲死后第二年

无欲天的石碑上开始有藤蔓附着,但是公孙月还有疏楼龙宿祭拜的时候总会拔去。

无欲天也总是让疏楼龙宿差了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好似依旧有人居住。

谈无欲死后第三年

无欲天里的荷塘已是经历了几开几谢。

谈无欲死后第四年

公孙月带着小月娘来看谈无欲,公孙月对着谈无欲的墓碑说,乖月儿,叫义父。

谈无欲死后第四年

公孙月四人和疏楼龙宿剑子仙迹一起对着月亮喝酒。

那天公孙月喝了很多,疏楼龙宿也是。

无欲——你回来看看可好?

谈无欲,汝可知地上的人有多痛苦,你竟完全不打算回来看看么。

谈无欲死后第五年

谈无欲的墓旁边多了一枝矮矮的苗,很像万年果的叶子。

谈无欲死后第六年

小月儿会到处跑,一点不像女孩子,反而像男孩子。

谈无欲死后第七年

墓碑旁边的矮苗长得很慢很慢,两年也只高了一寸不到。

谈无欲死后第七年

莲花开的已经让荷塘几乎挤不下,疏楼龙宿索性又扩了荷塘面积。

谈无欲死后第八年

偶尔会在谈无欲过去的房间里看见一点动物的痕迹。

谈无欲死后第九年

好友,你还是不打算回来看看?疏楼龙宿立在墓碑前良久。

谈无欲死后第十年

公孙月和疏楼龙宿发现了在谈无欲墓前站立着的素还真。

下意识的以为是歹人。

素还真嘴角有血丝溢出,他说,师弟什么时候走的。

两人冷冷的站着。

十年前却不见你来看过他。

素还真抿唇,张口却是什么话都没有。

能说什么呢,不相信,不愿来……到底还是来了。
end

月下之莲[下]

    素还真第一次看见谈无欲的时候,谈无欲小小的,坐在荷塘旁边的小椅子上安静的吃着莲蓉小包,那一天正好是月圆。

     素还真那个时候也才是个刚刚睡醒的小妖精,一指高,就在那最中间最大的一朵莲花中间那鹅黄的嫩莲蓬之上看着他。彼时的小谈无欲一身黄衣,一头黑发绑了一半在头顶上,面容清秀,眉眼秀丽,好似一个女娃娃。虽然尚小,一双凤眼里就已经是含满了月光的清冷。

      他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食物,不似其他的孩童吃的满地都是。吃完了,也是慢条斯理的拿着一方素白色的小帕子擦嘴,末了把帕子交付给旁边的一个年龄较他差不多的小女孩。

       然后,素还真就看着那个小孩子跟一个仆役坐上另一角的小船晃晃悠悠的在荷塘里荡。

       再然后,他一把把他抓在了自己手里。素还真在发愣。明明就理而言,他不应该看得见他?谈无欲抓着这个从莲花里头找到的小孩,本就生的有点高的眉挑的更高,他用一个指头使劲戳着素还真的脸,戳完了就像每一个小孩子那样高高的举起来给他人炫耀。

        谈无欲首先回岸跑向了最近的那个小女孩,冷水心!你看,我就说是有妖怪的!谈无欲笑的很开心,素还真懵的很惆怅。

        在之后的事情,素还真今生不想再回忆第二遍,黑历史!黑历史!那俩个娃儿把他当做了家家酒里的孩子,一会扒了衣服换肚兜,一会又打散头发梳了一个四不像的俩马尾辫的奇怪发髻。

        在之后素还真很艰辛的回到了荷塘,他捂着心口想着。

        后来么,素还真再看见谈无欲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人也更清瘦了些。脱离了小时候的皮,一身玄衣,看着好似天上的神仙。而素还真也成长了,莲冠,紫衣,一脸悠然温和。

        谈无欲会同素还真对话,话题可以是经书,也可以是玄学,还可以是轶闻——他们二人之间,几乎是没有什么不能聊开的话题。除了素还真会故意的撩拨谈无欲,每每听见谈无欲颇有些咬牙切齿叫他的名字,素还真的笑意反而越发浓厚且一脸温和的应声。

        谈无欲只想打他,但是可惜显然打不过一朵莲花妖,不仅总被闪避,还容易被吃豆腐。素还真极爱掐他的腰,说是谈无欲的这腰身如果刻意那腰带束紧了怕是要叫外头的女子羡慕疯来。

        再后来,就像戏剧故事里面的许仙还有白娘子——但是不同,谈无欲是恰巧的卡在那么一个点上误会了素还真,误会了素还真是为了自己命。那天谈无欲冷冷的质问他,他默认一般什么都没说,憋了许久只有一个我。

        谈无欲去了京城,他不知道一路上一直有一个莲花精在跟着他,他就那样去了京城,从此不再归来。

        素还真一心修炼,却不知道时间过了那么长。对于他而言,不过一瞬,但是世上却早已过了千年。再次醒来,他依旧看见了那人——无欲。他转过头惊奇而狐疑的看着这个男人,你是人是鬼。

         人妖殊途,素还真一下子明白了。但是他仍旧不愿意放手,抓紧了谈无欲。

         素还真的千年雷劫,有意瞒着谈无欲——渡劫之时,他突然恍神,一道雷也就那么趁机劈下。谈无欲匆忙赶到的时候,他正变化成灰随风散去。

         最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留住一丝元神化作莲子——慕少艾说,你猜呀。素还真说难道你拿天上的仙丹灵药救了我么。慕少艾作大惊状,哎呀呀我以为自己藏匿颇好。那,无欲呢?素还真到底还是问了。死了呗,又转世。慕少艾敲敲烟管,但是你们俩也是奇葩,谈无欲现在似乎还记得你一点点什么。

——————————————————————————————————————————————————

         灯会极其热闹,自己收养来的寒山意还小,缠着谈无欲要一同去,于是谈无欲也就牵着寒山意同冷水心一起慢慢的逛着灯会,给寒山意买了一个孙悟空面具。冷水心去看胭脂,寒山意又跑去另一个地方看着摊子上的小玩意。

        谈无欲叹了口气,想去茶楼坐着,一转身确实看见素还真对着他笑。

         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我也哉写的诡异,麦打我。。。其实原本应该是悲剧,谈无欲想起来素还真的时候除却一株枯败的莲花什么也没有。。。